【記者顏辰州/台北報導】台灣國際勞工協會(TIWA)在「勞動轟拍」、「工傷轟拍」之後,在二○○九年進行了大約一年的「移工轟拍影像工作坊」。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網站上寫道:「轟拍,就是大家都來拍!而且要像開Party一樣,玩玩鬧鬧的拍!」移工轟拍由幾名移工及台灣勞工共同學習用攝影機來敘事,移工拍出他們在台灣的工作與生活,在台灣的勞工則拍出他們與移工的互動。

轟拍影像工作坊助教黃惠偵表示,雖然影片技術不是很好,但工作坊讓移工自己紀錄生活,可以讓社會看到移工在媒體之外出現的形象。這樣創作的集體過程是最好的行動,影像技巧是其次。工作坊最重要的目的是讓邊緣弱勢的人拿到發聲工具,讓他們說自己的生活。

My Life一部是由菲律賓籍移工Boyet拍攝他每天在工廠所要做的工作,以及他在員工宿舍與家人用網路連線來聊天。Boyet來台灣工作主要是為了讓兒子唸大學,他期許兒子能好好讀書,不辜負他在台灣努力的工作。

「竹篙逗菜刀」由甘冠智拍攝,片名的意思是雞同鴨講,片中拍出他與移工Boyet的互動,他從移工轟拍工作坊認識Boyet後,請他到家中作客,但由於語言不通所產生的一些趣事。甘冠智說,Boyet跟他說,他走在路上都會很害怕,因為他覺得台灣人看他們的眼神不一樣。

甘冠智表示,由於語言不通,他一開始只敢站在教室的角落拍移工,後來慢慢克服困難,要把自己英文不好的一面拍出來真的很難,因為要對鏡頭揭露自己不好的一面。在移工轟拍工作坊結束後,Boyet回國,甘冠智與Boyet還有在網路上透過翻譯聊天,Boyet也邀請甘冠智有機會到菲律賓找他。

拍攝「回家」一片,導演黃翼萬是之前「勞動轟拍」的學員,這次他再一次參加拍攝工作坊,他表示,一開始拍的時候在逃避,因為不想花時間去拍攝、剪接,根本沒有想產出一部作品,後來在助教的幫忙之下,才慢慢能說服自己投入。

黃翼萬拍攝他每兩週回宜蘭鄉下去陪伴有失智症的母親,但陪伴他母親的移工安妮卻無法常常回家。片中描述他回家的心情與他們三人間的互動。TIWA理事長陳素香說,影片呈現了僱用的關係以及黃翼萬對親人的思念,現在由安妮取代過世的父親照顧整個家庭。

延伸閱讀

移工轟拍展 讓台灣看見移工

移工導演 用影像說他們的故事

TIWA移工轟拍介紹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新聞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