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周怡珊/生命力報導】「常常許多的不可能,都是我們明眼人加諸在他們身上的不可能。」拍得麗基金會企劃朱嬿青語重心長地說。在一般明眼人以為「盲」便等於與所有視覺性事務絕緣的情況下,這項盲生拍照實驗計劃對視障者與明眼人來說都是一種觀念的挑戰。

因為拍得麗文教基金會董事長劉秀麗的一個『我們是生產相機,可是卻有人不能使用相機』的念頭,讓盲生學習拍照的實驗計劃就此展開。

朱嬿青表示,盲人雖然看不見,但是,並不代表他們對外界沒感覺,內心沒有認知世界,他們反而會對外界更好奇,充滿求知慾。參加活動的盲生就是從「拍照是什麼?我也要拍照」開始接觸相機,基金會提供最簡單沒有伸縮鏡頭的全自動傻瓜相機,讓基金會人員一步一步教導盲生如何操作相機。 

基金會人員建議第一步從最熟悉的居家環境拍起,在家人的從旁協助下,告訴盲生在怎樣的距離下,可以拍出多大多寬或多高的物體,哪裡有什麼,是什麼樣的感覺,經由這類的「語言」資訊描述,視障者會建立起「概念印象」。不過,由於經驗不足,初學者的照片常常會出現焦距不清的沙發、只剩一半的冰箱。 

藉由經驗的慢慢累積,拍照的範圍擴大到學校,盲生可以拍自己喜歡的老師或欺負自己的同學;再來拍照足跡拓展到戶外,他們用心感受明眼人用視覺看到的美麗景物。「在學習拍照之後,盲生在基金會辦活動的時候,還會出現怪媽咪沒帶他的相機出來讓他拍照的有趣對話。」朱嬿青笑著說。而拍照對盲生最大的改變,是增加他們對人事物的互動,由於計劃得到很大迴響,因此,從三年前實驗計劃開始推行至今,並會持續下去。 

現任教於高雄楠梓特教學校,第一位參與拍照活動的盲生林萃蘋,當時是師大特教系的學生,回憶起三年前抱著好奇的心情,參加了這個計劃,問她拍照的感覺如何?她說:「很新鮮很好玩!」,她所拍攝的復興鄉山景還被作成基金會的拉頁海報,到現在她偶爾還是會拿起相機玩玩。 

通常,視障者的父母都會以保護弱者的心態來對待視障者,規定他們不能進廚房,也無法把他們和任何視覺性東西聯想在一起。朱嬿青說:「我們總以明眼人的觀念出發,因而決定了盲人應該可以做什麼,什麼又不行做,事實上我們並未真正了解與感受盲人的世界,其他知覺所帶來的認知,或許比眼睛所見真實!」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