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江昀蓁/北市報導】「我不認為盲人一生下來就註定『按摩』是終生的職業」中華民國身心障礙者藝文推廣協會秘書長朱萬花說許多長年學音樂的盲人同胞,都很有才華,但因為沒有舞台可以發展,頂多只能做不收取酬勞的慈善演出。有鑑於此,她放棄了從事二十年的按摩工作,和數十位視障音樂家和社會各界關懷視障者的熱心人士,在一九九九年六月二十七日組成了「中華民國身心障礙者藝文推廣協會」,全力推廣「視障藝術一般化」,要為視障音樂人才開拓一個新的天空。

事情並非一開始就很順利,已經籌畫好的二十幾場音樂表演、募款活動,因為遇上九二一大地震而全數取消。對於才剛成立,又沒有任何經濟基礎的的協會來說,是個很大的打擊。

但是他們發現更多需要幫助的九二一災民,決定舉辦三十場音樂會來撫慰災民的創傷,也在台北桃園一帶舉辦數場替災民募款的音樂會。他們是一輩子連偷看這世界一眼的機會都沒有的盲人,無法用眼睛看見自由。「但我們透過我們的心、我們的意志去克服視力的障礙,找出自己的一片天,所以我認為我們很適合去鼓勵這些受到創傷的朋友。」秘書長朱萬花說。

協會一開始能夠度過經濟難關,要感謝現在的立法委員高金素梅,她將義賣陶瓷的七十多萬元全數捐給協會。而後來協會逐漸起步後,也向台北市勞工局申請就業補助,爾後協會的發展也就漸漸穩定下來。協會的服務包括:協助身心障礙藝文專才就業、推動社會關懷藝術表演、製作有聲書和點字樂譜、協助苦學視障音樂生出國進修等、各類藝文展演活動、出版視障者藝術創作CD等等。

在教育關懷方面已經成功協助兩位視障生前往美國進修音樂專才;就業輔導方面也成功扶植三十多位身心障礙藝文專才,獲得多家企業單位之任用;社會關懷方面也有十幾個視障音樂團體長期進入監所演出與勸化收容人、進入校園從事生命教育、進入醫療院所鼓勵病患等;協會除了製作藝文專業的有聲書、點字樂譜外,也做與法治教育相關的有聲書,朱萬花說,盲人取得法律方面知識較為不易,因此出版此書希望能讓盲人也能擁有法治基本知識;協會中有四位音樂家更是入圍或得到金曲獎的殊榮,在協會創立的這八年中,成果可說是非常豐碩。

朱萬花表示,協會的角色是「幫助視障者開發新職種的媒介」,具有「視障藝術一般化」的使命,而這個使命一旦達到,其實協會就可以不存在。很多從小到大學習音樂的盲人,卻沒辦法學以致用,最後還是得從事按摩業來維生,實在非常可惜。簡單來說,希望盲人在社會上不會因為眼盲而受到太大的限制,只要有實力,也可以出頭天。比如現在的蕭煌奇,因為音樂實力受到肯定,被媒體大幅報導,甚至綜藝節目也會邀請他去上,除了眼睛看不見以外,和其他歌手並無兩樣。「這就是我們希望能夠得到的成果」朱萬花說,就是在這樣逐漸改革的時期,協會必須存在來支撐這些推廣的工作。

然而四年前開始,因為勞工局的政策改變,不再提供協會的就業補助金,導致協會運作上出現重重危機。縱使在今年的七月二十七日舉辦了一場大型的募款演唱會,但還是需要更多社會上的幫助。

朱萬花表示,中華民國身心障礙者藝文推廣協會和其他的社會福利團體性質上不太一樣,一般的社會福利團體偏向急難救助,比如是幫助一些罕見疾病幼童的家庭等,但中華民國身心障礙者藝文推廣協會則是希望能夠提升視障者的藝術表演形象,要根本地改善視障者的社會地位。

這些視障音樂家在台上表演時穿著得體,在台上開朗鼓勵觀眾要開心有自信,甚至文宣也費過心思,印刷得十分精美,種種表象讓大眾覺得他們「不需要幫助」,但每次籌畫的活動無不需要大量經費,不論場地或是工作人員等等,而協會平時的行政花費也是一個開銷,若沒有經費,協會就無法推動各種藝文活動,比如每年十二月舉辦的視障藝術季,今年原本打算舉辦國際性的活動,無奈經費短缺只好作罷。平時的教育推廣工作、各種點字書、有聲書、CD的出版工作等,也都需要一定經費的支持。有賴協會的運作,現在有許多視障藝術家如「台灣貝多芬」黃東裕、「你是我的眼」蕭煌奇等優秀音樂人,逐漸在領域上大放異彩。

延伸閱讀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新聞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