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陳芝豔/生命力報導】「我是二十幾歲失明的,當時到羅東的慕光教養院學按摩,學完剛出來工作的一﹑兩年大概每天只能賺個一千多塊吧。」「台北市盲人福利協進會」理事,同時也是「中華視障經穴按摩推廣協會」理事的林萬成說,「後來自己覺得本事不夠,不能和別人競爭,所以從那時到現在每年都會去學一些關於按摩的新技術。」

「除了一般的按摩外,我還學過日本指壓﹑針灸﹑脊椎矯正。一般的按摩都停留在只是消除客人疲勞的階段,可是如果加上這些新技巧,按摩便還可以有治療的效果。現代人許多職業病,比如腰酸背痛﹑脖子扭到等等,都可以透過按摩的方式來治療。」林萬成表示,他靠著不斷進修,有時一天的客人可以到十幾位左右。 

林萬成說,他每年不斷學習的最大動力是希望不要被淘汰,因為現在理容院愈開愈多,如果盲人按摩的技巧只是停留在最基本的消除疲勞上,那麼許多理容院都可以有同樣的服務,「競爭愈來愈多,盲人按摩的生意當然就愈來愈冷清了。」 

面對目前競爭激烈的按摩業生態,林萬成認為除了盲人本身要不斷進修學習外,企業化也是未來的趨勢。「企業化經營可以解決目前許多盲人按摩不理想的地方,比如現在盲人按摩大多是在自己家裡,設備﹑衛生和光線等外在條件會比較不足。但如果有一個固定的地方,裝潢設備和衛生都比較可以掌握,按摩的外在環境比較好,可以讓客人有比較舒服的感覺和印象。」 

林萬成表示,他向台北市政府申請,而核准設立的社區按摩站將在六月開幕,這是繼愛盲文教基金會成立社區按摩站之後,全台北市第二家。「這是我們協會推廣按摩企業化的一大步,除了硬體設施的進步外,我們會要求按摩師每個月接受在職訓練,以提升和維持按摩一定的品質。還有,因為是企業化經營,我們也會利用商業上的宣傳手法,比如印製折價券﹑開幕七折優待等來吸引顧上門。」 

加入庇護性社區按摩站的視障按摩師毛傳淑說,這種企業化的經營方式,讓按摩比較具專業的性質,「比如這裡一節是一小時,加入按摩站的盲人按摩師都需要有按摩師執照。除了服務客人的時間變得較充裕外,我們按摩師的技術可以較有充份的發揮,除了最基本的消除疲勞外,還可以具療效,如治療、矯正腰酸背痛、脖子扭到等。」 

毛傳淑剛從啟明學校畢業時,做的是直銷的工作,但直銷需要的成本很高,而且要付出的心力也很大,對一個盲人來說,長時期實在是沒有辦法應付得來。後來她加入按摩公會,到一家有七個按摩師的按摩院工作,服務的主要客源都是飯店的客人,現在因為生意愈來愈差,而台北市第二家社區按摩站又剛好在最近開幕,需要領有執照的按摩師加入,毛傳淑抱著一試的心理,經過按摩站所屬協會甄選的結果,她順利進入社區按摩站工作。 

「我覺得現在社會環境對盲人來說,似乎只有按摩是長久之計。因為體認到這點,所以才會努力在按摩這個行業上追求新嘗試。」毛傳淑表示,企業化可以解決許多盲人按摩業存在已久的問題,比如硬體設備上、按摩師素質和客人得到的服務品質上,都能有較好的水準。不過對於才開幕三天的社區按摩站,毛傳淑說:「我現在還是不敢完全放棄直銷的工作,因為不知道以後按摩業到底是可以恢復以前的盛況,還是現像在這樣繼續一蹶不振下去。」 

林萬成表示有不少按摩師也有這樣的疑慮,他說:「目前有七﹑八位按摩師加入社區按摩站,其他的按摩師因為企業化剛在起步階段,有的還有所顧慮,怕到時候收入反而比現在更糟糕。」林萬成說:「不過,只要是在社區按摩站工作的按摩師,每個月至少都會領到庇護性工資一萬兩千元和交通費四千元,希望這樣的保障,可以讓更多按摩師願意加入,也希望這是盲人按摩業一個好的開始。」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