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力記者許士琦報導】「我在樂生工作了三十個年頭!」醫護人員徐月娥表示。

徐月娥女士,從一九七一年十二月進入樂生院當護理人員,至二OO三年七月退休,從小護士做起,到護理督導,足足在樂生院待了三十一年又六個月。

在樂生的這三十一個年頭裡,讓她與樂生院擁有不少的回憶。因為工作關係,他們一家人曾經住在樂生後山,那時候的房子沒有水,需要從山裡自行接水管到家裡水糟,再過濾。「可是那時我先生不在家,我一個女人真不知如何入手,還好有院民熱情相助。」她回想道。

另外有一次,家裡養的猴子逃出來,跑到別人家的屋頂搗亂,她驚惶失措,卻拿牠沒辦法。「還好有院民曾在山區生活過,知道猴子的習性,幫我把牠抓回來了!」她表示,這些生活的瑣事回想起來真是多不勝數,也讓她與樂生累積了深厚的感情。對她來說,樂生院民不只是她的病患,也是她的鄰居、老友。

徐月娥提到,以前院民常常會聽廣播,自己亂買一些成藥回來吃。這時候,他們就會扮演教育者的角色,常常在聊天過程中,不厭其煩地灌輸他們正確的醫療常識,避免他們對自己造成傷害。她覺得在療養院當護理人員有別於正式醫院。「我們跟病患的接觸是更直接,也更全面的!」徐月娥表示,在醫院的流動性比較大,和病患接觸也比較短暫;可是在療養院,他們不但要照顧病患的身體,也需要考慮到他們的食、衣、住、行和生理需求,比較像家人的形式。

她記得有一次一位病患燙傷了,被送到醫院治療,結果兩個星期後回來還是很嚴重,因為他們比較了解病患的狀況,所以在一個星期的小心照顧後,病患就康復了。另外,有一次有個病患中風了,雖然身體不能動,嘴裡卻一直默念著她的名字,看到她就會感到安心。病患在最脆弱的時候想起自己,帶給她很大的感動。

現在的徐月娥雖然已經退休了,可是卻依然不忘樂生院。有空的時候她還是會跟先生一起回去看看老朋友,她的先生林景元也表示,不會排斥太太在樂生院工作,也很支持她為院民出一份力。

去年十一月,徐月娥就以隨團護理人員的身份,陪同樂生院民前往日本進行官司訴訟,向日本政府索取當年對痲瘋病人「污名化」的賠償。過程中,有很多日本團體支持樂生院民,還在法院門外為他們搖旗吶喊,最後他們終於得到勝訴。「那一刻,我真的覺得日本人比台灣人更愛他們,日本人更重視人權!」徐月娥回憶道。

目前,樂生院因為捷運而可能要拆遷,徐月娥只希望:「樂生院不要被終結掉!」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