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趙詩玲/生命力報導】「有一隻導盲犬就像有一個朋友在帶你。」這是台灣導盲犬協會教育宣導主任李政忠使用導盲犬Turk一年多的感觸。他憶起有一次過馬路時,Turk走出去五六步就停住不動,即使他再向Turk下指令,Turk也無動於衷,後來他感覺到有東西過來,用手一摸竟然碰到一輛遊覽車,只和他相差幾步路的距離,他笑說:如果我那一天是用手杖的話,可能就被車撞了。

台灣只有盲人重建院與台灣導盲犬協會這兩個機構團體在執行發展導盲犬的相關工作,雖然導盲犬在台灣已經發展有十年之久,但是礙於相關法令、國人觀念與人才師資等種種問題,最近一兩年才有較明顯的建樹;現在終於有了本國的訓練師與指導員,可望在未來自行培育導盲犬。台灣目前共有八隻導盲犬、一隻種犬和十隻正在寄養家庭中訓練的導盲幼犬,而實際在帶盲人走路的導盲犬只有六隻,顯示出台灣的導盲犬資源嚴重不足。 

目前執行任務的導盲犬皆是在國外訓練完成再引進回台的,所以台灣的環境對導盲犬來說是項很大的挑戰。全台第一位導盲犬使用者同時也是盲人重建院教務主任的柯明期先生說,台灣的人車太多且擁擠,像是機車此類動態的東西會鑽來鑽去,狗不知道要怎麼判斷;而流浪狗的隨意吠叫不僅會干擾導盲犬的專注度,而且比較膽小的導盲犬會因此害怕而停止,甚至不敢繼續走只好轉回頭;另外,台灣街道隨處可見的垃圾,尤其是丟棄的食物,對導盲犬來講都是比較難面對的誘惑。 

由於相關法令的不足,導盲犬剛在台灣上路時可說是處處碰壁;現在雖然已經取得出入公共場所以及搭乘大眾交通運輸工具的行政命令,但是卻落實推廣得不夠徹底。李政忠說,有時候坐公車拿出行政命令表示導盲犬可以搭乘交通工具,有些公車司機會說「我不看這種東西的」來拒絕他。柯明期(見圖)也表示,通行的相關公文都是給高層主管,基層司機不一定有這種認知,所以常會遇到類似情況,「但是這不能怪政府,應該回到運輸公司本身內部的宣導問題」。 

不僅是相關法令的促成,國人的觀念與接受度更是導盲犬發展中重要的一環。李政忠正是肩負起推廣教育的使者,他認為最好的改進方法即是做學生教育,於是他發公文到教育局,從幼稚園到大學都是教育宣導的目標,一年有超過一百場的課程。柯明期更表示:「宣導是永遠不停止的!」因為新的人口一直誕生,所以宣導永遠不能間斷,台灣在這方面還需要好幾年的耕耘。而宣導的方式不僅包括媒體報導,甚至是帶著導盲犬去各地演講,藉由當場解釋與示範,聽過的人就會更了解導盲犬。 

針對導盲犬未來的發展,柯明期表示還有兩個重點需要努力。其一是立法問題,政府應將導盲犬的相關法令確實立在「身心障礙者保護法」中,因為現在的行政命令只規定公家單位可以讓導盲犬進入,而私人的機關與商家不在受限範圍內,需要靠確實的立法才能夠全面規範;另一個重點即是更進一步的正確宣導,甚至將導盲犬的相關內容納入小學課本裡,讓小孩子從小開始學習,在法律保障跟人民認知與了解的兩個管道之下併行發展是他未來最大的期許。 

那麼一般大眾可以幫什麼忙呢?李政忠說,最實質的當然就是捐款以補助經費。另外,「當你在路上遇到視障朋友,一定要按照三不原則對待導盲犬」,「三不原則」即是「不摸」、「不叫」、「不餵食」,如此才不會妨礙導盲犬工作的專注度,確保視障者的安全。擁有導盲犬觀念的民眾將正確的觀念傳出去,讓更多的人了解、接納導盲犬。 

延伸閱讀

盲人重建院

台灣導盲犬協會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報導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