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蔡佩鈞/生命力報導】唐文傑曾經是李棠華特技表演團員,也曾以危險性極高的替身工作為業,熱愛活動和表演的他,在一次替身的工作意外中半身癱瘓,而現在他還是繼續在舞台上表演,和輪椅一起接受觀眾的掌聲,因為對他來說,這就是他勇敢活下去的動力。

留著一頭長髮,挺鼻細眼還帶著一身健美的肌肉,唐文傑十一歲進入李棠華特技表演團學藝,練就一身好武功,在十二年前的一次替身工作中,從四樓跳下來造成他半身癱瘓,但這並不能停止他渴望在舞台上表演的慾望,他說:「不管怎麼樣,我都不會放棄表演工作。」即使坐在輪椅上,他也要運用他靈巧的雙手,耍出更多吸引人目光和掌聲的技藝。

癱瘓後兩年唐文傑始終不敢面對人群,直到一次在電視上看到昔日共學技藝的同伴,於是勾起他過去表演的回憶,「我的腦海閃過一幕幕過去在舞台上的畫面,才發現自己從來沒有忘懷過表演的魅力。」唐文傑笑著說,當時桌上擺著幾顆柳丁,他就隨意把玩起來,丟著丟著他突然想到:「就算我不能走了,但我還是能往手部表演方面走啊!」因此,唐文傑開始專攻手部和頭頂的技藝,現在他可以用傘純熟的耍弄球、手帕、帽子等等;還可以嘴銜短刀,再頂一把長劍;甚至徒手劈椰子和酒瓶;同時,他還可以坐在輪椅上,利用手部的操作,將輪椅像陀螺一般在原地轉圈十到二十圈,而這些技藝都是他在受傷後足足花了四年時間才學會的。

「你知道嗎?掌聲的魅力實在是太大了。」睜大著雙眼,唐文傑說:「我要的不是車馬費,我表演的出發點完全是為了聽到台下觀眾的掌聲。」唐文傑過去靠著復健的希望活下去,現在有更大的力量支撐著他,那就是表演。癱瘓後重回舞台,唐文傑剛開始會覺得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他的腳和他的輪椅,表演時總抑制不住自卑感作祟,後來他對自己說:「輪椅絕不只是輔助我生活的工具,更是在舞台上陪伴我的表演道具。」,他甚至覺得,坐在輪椅上表演得到的掌聲,聽起來會格外的熱烈及肯定。

許多人會問唐文傑是否會後悔當年從事替身的工作,他總是笑笑的回答:「為什麼要為一次的意外抹煞過去那些美好的事物。」儘管半身癱瘓,唐文傑卻覺得自己是個幸運兒,可以繼續走在他熱愛的表演之路,「我還是可以表演,只是方式不同罷了!現在的掌聲讓我覺得活得更有價值,因為大家都覺得我很勇敢很厲害!」

唐文傑一路走來的辛苦和付出,二十幾年的好友彭震最能了解,昔日一起在李棠華表演團學藝,一起吃苦患難,一起出國表演,在彭震的心目中,唐文傑是他最佩服的人,「有多少人四肢健全卻放棄了希望,他卻能保持樂觀,一直抱持著希望,看著他想學新事物的企圖心和對表演的熱愛,我始終把他當成我人生的標竿。」彭震看著好友,豎起大拇指堅定的說。

受傷前唐文傑只想做好舞台上的演員,受傷後他想做出更有看頭的表演,他人生有兩個最大的夢想,一個是能坐著輪椅在U型板上玩翻滾、跳躍的極限運動,而另一個夢想則是他始終不願剪頭髮的原因,「我想練那種直昇機把我頭髮吊起來,整個人懸空的特技,很瘋狂吧!但是超有挑戰性。」談到夢想,唐文傑興奮的說。

唐文傑以前在表演團習藝時,嚴厲的師父總是要求做到好為止,練不好或是一旦放棄,就是藤條伺候,因此培養出他凡事不放棄的毅力。「挫折困難每個人都有,就看你願不願意去做心理調適,找到新的目標讓自己走出來。」,他感嘆的說,現在的年輕人抗壓性很低,總是很快的對事情失去熱誠和希望,而且似乎得靠著有形的東西才能滿足自己。他堅定的說:「其實人生就是築夢踏實,鎖定了一個目標就去達成它,雖然有時要靠點運氣,也或許得暫時對現實低頭,但是只要你有一顆想要而不放棄的心,總有一天能夠達成夢想。」。

延伸閱讀

TV甲-阿傑

輪椅上的特技英雄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報導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