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陳家珍/生命力報導】「當年為了參加賴和仙的平反紀念大會,不幸遇上車禍;因昏迷不醒,住進台北馬偕醫院加護病房,當第九天神智漸漸恢復清醒,傳進耳裡的第一句話是『蘭嶼的醫師死了。』原來蘭嶼的醫師與我同住加護病房,一樣推出加護病房,但方向不同,那時由他的家屬口中了解蘭嶼醫師的處境,給我一個清楚的印象 — 蘭嶼島的人民缺乏現代醫療的醫療照顧。」這是拓拔斯醫生開始想要到蘭嶼行醫的動機。在拓拔斯服完兵役後,他如願的踏上前往蘭嶼之路,成為蘭嶼衛生所的醫師。

拓拔斯˙塔瑪匹瑪醫生,他的漢名為田雅各,畢業於高雄醫學院,曾服務於台東蘭嶼鄉、高雄三民鄉、桃源鄉,現任職於台東縣長濱鄉衛生所。他曾獲得吳濁流文學獎、賴和醫療文學獎,著有<最後的獵人>、<情人與妓女>等書。拓拔斯醫生是布農族這個屬於「山的民族」的醫生作家,卻因著某種機緣,他來到了屬於「海的民族」的蘭嶼島行醫,屬於山的民族遇上了屬於海的民族。拓拔斯醫生就這樣和島上的居民 — 達悟人進行了三年八個月山與海的對話。

拓拔斯醫生在蘭嶼待了將近四年,從蘭嶼島上只有小小一間衛生所到擁有蘭嶼群體醫療中心,從蘭嶼居民原本對衛生所醫師不好的印象到成為許多人口中的好醫師。在這本<蘭嶼行醫記>中,除了記錄他到蘭嶼行醫的始末外,我們還可看到蘭嶼人在面對外來文化時的無奈,及傳統信仰及現代醫學之間的掙扎。 台灣的觀光客付幾十塊要求穿著丁字褲擺姿勢讓他們拍照,可是當拓拔斯醫生拿著相機要求沙灘上的美女讓他拍照時,美女卻回答說,他們才不會做這種出賣人格的事情。許多達悟人寧願相信傳統信仰能夠治癒他們的病,也不願相信現代醫學,甚至有人相信饑餓能將附於身上的惡靈趕走。。藉由拓拔斯醫生的筆下,我們更加了解蘭嶼人他們的生活和風俗。

<蘭嶼行醫記>由晨星出版社所出版,出版日期為中華民國八十七年六月三十日。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