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廖苡嘉、陳玟如/新北市報導】走進三重三和路三段,陣陣墨香混合著中藥味,從巷口緩緩流出。目前七十歲的製墨師傅陳嘉德,國小畢業後就到台北打拼,學習製墨。一九九○年代面對大陸低價墨的衝擊,陳嘉德改以製作高級松煙墨來應對,加入梅片、麝香和牛皮膠製成的香墨,成功取代原先的市場,十幾年的好技術更讓他成為台灣國寶級的製墨大師。

危機帶來轉機 獨一無二的香墨

位於三重三和路的大有製墨,是台灣僅存的手工製墨廠。師傅陳嘉德,小學畢業後從嘉義北上,透過別人的介紹到製墨廠學習製墨。陳嘉德說,當時心裡也不清楚未來的出路,就是想把技術先學起來,沒想到一做就是一輩子。不過,陳嘉德的製墨道路並非一帆風順,二十九歲那年,陳嘉德自己開工廠創業,以製作學生墨為主。由於當時原料的缺乏,以及缺少穩定的客源,時常得自己到外推銷,與文具批發店聯繫。經過長時間的累積以及不斷的努力,好不容易才做出一番成績。

一九九○年代,大陸的低價墨侵襲台灣整個製墨市場,陳嘉德的生意也跟著受到影響,工廠內十幾個員工都被遣散,陳嘉德也將工廠暫時關閉。歇業一、兩個月,經過不斷的思考後,陳嘉德改以松煙墨反攻,主打高級市場,原料從德國進口,加入梅片、麝香和牛皮膠製成的松煙墨,做出來的品質好,聞起來還帶有淡淡的中藥香。當時台灣市場缺乏高級墨,陳嘉德的轉念帶來空前的成功。陳嘉德笑著說,做了松煙墨後不管走到哪兒,身體總能散發一股清香。

陳嘉德說,製墨這個工作看似簡單,但沒熬個三、五年是做不出來的。許多技術必須靠著經驗的累積,像是原料的調配、敲打,以及揉捏的技巧,都是需要經過長時間的努力才能做出好品質的墨。每個墨條製作時間大約只需二十分鐘,與機器製墨相比,手工墨需不斷地搓揉,因此很容易導致腰痠背痛。陳嘉德說,現在年紀大了,一天做個三小時就準備休息,不再像以往那般拼命。問陳嘉德製墨這個行業需要什麼技巧,他笑著說:「不要怕黑、要有耐心,這樣就差不多了。」

大師的堅持 有錢未必買的到

隨著媒體報導,陳嘉德的知名度越來越高,外國觀光客也不斷湧進。曾有許多人向他提出合資的想法,希望能與他一起合作,但陳嘉德目前並不考慮,他說不喜歡把錢看得太重。也曾有大陸高官一次想購買三十份的墨條,但陳嘉德卻堅持只賣三盒,他說現在的松煙墨產量有限,也必須留給其他有需要的客人,並不是有錢就能買到他的墨,他笑著說:「有緣再賣。」

平常就有寫書法習慣的張先生,透過朋友介紹知道三重有一位很有名的製墨師傅,特地從台中開車上來台北,為的就是買到大師製的墨。張先生說,大師做的手工墨感覺就是不一樣,從巷口就可以聞到墨的香味,雖然是第一次北上買墨,不過張先生說以後一定還會再來光顧。

製墨文化的價值與傳承

十幾年前,陳嘉德曾有退休的念頭,認為年紀差不多,是可以休息的時候了。當時好多的教授、學者都專程到場給他鼓勵,希望他無論如何都要堅持下去。陳嘉德說,那時才發現原來自己的製墨,對文化有如此大的價值,成為重要的國粹。兒子陳俊天也因此受到影響,讓原本苦無人繼承的製墨技術得以傳承。

陳俊天說,小的時候其實很排斥製墨,小學一放學回家就要幫忙包裝。國小中午就放學,陳俊天硬是要拖到傍晚才肯回家。長大後才漸漸體會製墨對台灣文化的重要性,願意接手爸爸的製墨工作。不過,因為製墨的緣故,身上常會染上墨,看起來有些狼狽。有一次在大馬路上騎車,還被警察誤以為是小偷,讓陳俊天哭笑不得。陳俊天說,近期有在考慮結合花瓶,做成創新的模具。未來也會多嘗試利用新的模具,讓製墨更具文創性。

延伸閱讀

大有製墨廠

陳嘉德臉書

三重黑世界 製墨達人陳嘉德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報導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