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力記者/林群翔報導】一頭油黑卻泛著銀白的頭髮,消瘦的臉頰上卻戴著大大的眼鏡,說話時不疾不徐,坐在勞動人權協會會議室中的汪立峽,儼然展現出老學究的風範,假若不是那一身的牛仔裝,任人也不敢相信他竟是工人運動的領導人。

汪立峽說,從小因為出身在貧苦的地區,所以對於每天辛苦工作仍被資方剝削的勞工的感受,特別有感覺。其後發現唯有工人運動,才有辦法解決資本主義所造成的貧富問題。因此利用在軍中出任軍法官的閒暇之餘,開始對雜誌提供勞工問題文稿。退伍後,除了研究勞動問題更進一步的參加勞工運動。民國七十四年時他和一群知識份子,共同籌組了「勞工支援會」。而「勞工支援會」,正是現今知名的工運組織「台灣勞工陣線」的前身,此後他更開始協助各地工廠成立工會,對抗資方不合理的壓榨。

在這十幾年的工運生涯中,汪立峽因為在各地鼓吹工人追求自己的合理權益,而被資方和政府視為眼中釘。因此被情治單位約談、竊聽、列管甚至有警察定期到家中「關切」,也就成為家常便飯。其中更先後四次在台北、新竹、台中、高雄,被依煽動罷工或妨害社會秩序等罪名起訴。他說,面對各方的打擊,正義感是唯一驅使他繼續為工運獻身的理念,他認為現今的工運不振,就是有太多的人在面對資方不合理要求時沒有說不的勇氣,他希望有更多擁有正義感的人能夠勇敢地一起站出來,為工運奮鬥。

而他印象最深刻的一次罷工,是民國七十八年遠東化纖廠罷工案。身為遠東化纖罷工推動人的汪立峽,在回憶當時情景時仍歷歷在目。他說,當時遠東化纖廠發生勞資糾紛,勞方以罷工表示抗議,瞬間全台灣各地工會一起響應,一起湧入遠東化纖廠進行支援,此時抗議活動幾近成功在望。沒想到,資方怕此抗議行動萬一成功,恐開工運風氣,於是資方也進行各地串聯,另外政府也主動涉入其中對工運進行抵制,因此這一次的罷工,也就在此一情況下失敗了。雖然這次的工運,讓汪立峽遭到起訴的命運,但是他並沒有氣餒,樂觀的他說,這次的工運雖然失敗了,但是讓勞工看清楚資方和政府是如何的合作,並枉顧勞動者的權益,卻也是他們很大的勝利。

身為學界參與工運的一員,他知道工運團體對於多數學界參與的人士都較抱著存疑的態度。主要原因在於向來參與工運中勞資協調的學者,蠻多數都是以資方利益為考量,而忽略勞工的權益與感受,但他認為不可否認的是,也有很多的學者是無私無我的為工運奮鬥,況且工運需要學界提供更多的知識,而學界也須藉著工運才能將理想付諸實現。因此他期望這樣的現象能早日降低,因為唯有學界和勞工互信團結才有辦法對抗資源雄厚的資方。

面對未來的勞資問題,他認為勞工運動假如要持續有效的推動下去,如何教育勞工是一個重點。過去一直太強調勞工對於法律的認識,今後須加強勞工於政治、社會、哲學上的相關概念,例如為什麼全世界的勞工會反對全球化、為什麼世界貿易組織在西雅圖招開會議會遭抗議等問題。如此才有辦法凝結大眾力量,進行改革社會的目的。

延伸閱讀:

台灣勞工陣線

全國產業總工會

要工作反失業 原住民五一上路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