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Tube 海報

【記者陳成毅、余逸安/臺北市報導】「永樂座×失戀排行榜」結合獨立書店與唱片行兩項截然不同的產業,成為全臺首家新型態商店。在網路書店及串流音樂的興起下,書迷及樂迷能夠面對面交流的機會減少許多,再加上疫情的關係,更拉開人與人之間的距離。透過市集、節慶特別企劃等形式,讓參與者能面對面交流,拉近彼此的「社交距離」。

https://reurl.cc/Ep0xRA

↑台北市唱片行地圖。製作/陳成毅

「永樂座×失戀排行榜」座落於臺灣師範大學附近的巷弄內,周遭環境靜謐。一走進店內,架上擺放著許多書籍與唱片,有別於一般書店通常選擇播放輕柔的音樂,店內的音響傳出的卻是搖滾音樂,彷彿進到另一個世界。這裡既是家書店,也是一家唱片行。

兩個店名的組合 背後故事大不同

↑永樂座×失戀排行榜店長石芳瑜,主要負責經營書店。攝影/陳成毅

畢業於圖書資訊學系的店長石芳瑜,曾經在公關界工作,婚後專心寫作。石芳瑜曾為了寫作,閱讀過大量的台灣史書籍,遂決定要開一間獨立書店,並取名為「永樂座」,與一九二四年完工於臺北大稻埕的劇場同名。相較於二〇一一年成立的第一代永樂座書店在選書上以文史哲、社科類書籍為主,並舉辦許多講座活動等。石芳瑜表示,「當時賣書是能賺錢的」,而以賣書作為店內主要的收入來源。二〇二一年成立的的第二代書店在選書上則多了許多音樂相關的書,社會科學類書籍則減少,也因與唱片行結合的關係,許多活動的主題設計皆以樂迷為導向。

另一位店長張哲修則是唱片音樂愛好者。「在我們成長的過程裡面,特別是九○年代,逛唱片行是一件很重要、很自然的事情」,張哲修從以前就懷抱著開唱片行的夢想,對於在串流音樂興起的網路時代下開一家新的唱片行,張哲修認為開唱片行的目的並非是要與串流音樂對抗,「不是說你非得要復興甚麼, 你要拯救一個可能已經江河日下的產業,沒有必要把自己抬得那麼高。」開唱片行對張哲修來說,單純就是想讓以前的夢想成真,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而已,而店名「失戀排行榜」則是與普遍受搖滾樂迷喜愛的小說同名。

書本與音樂的結合 創造共同的互動空間

書本與音樂的結合,來自於兩人在市集的相遇。當時為《閱讀的島》雜誌總編輯的石芳瑜,在台灣文學館附近擺攤賣雜誌,而被張哲修認出是永樂座書店的店長,便找她攀談。張哲修表示想開一家十幾坪的唱片行,而石芳瑜則認為店面坪數要大,才有空間舉辦活動,「如果只開十幾坪的店,那我幹嘛跟你合作,你自己開就好啦。」兩人最初的接觸,並沒有得到共識。

↑店內擺放的黑膠唱盤。攝影/陳成毅

「書店的功能已經不全然是買書了,現在博客來買書更方便,只是它是『加入購物車』比較沒感情。」石芳瑜表示,相較於網路書店,在實體書店買書是需要與人互動的。當時,石芳瑜受張哲修邀請參加樂迷的小型聚會,看著樂迷們彼此聊得開心,突然意識到,愛看書的人可以在書店找到與其他書迷交流的機會,但樂迷除了在演唱會上相聚,似乎缺少一個能夠聚在一起交流的場所。這個想法成為石芳瑜轉念的關鍵,雖然知道在這個時代開唱片行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但也覺得「做沒人做的事還蠻好玩的」,便決定與張哲修合作,另尋新店址,創立第二代永樂座書店,命名為「永樂座×失戀排行榜」,成為全台第一家結合唱片與書籍的新型態商店。

逛市集  講故事  拉近樂迷間的距離

然而,在與房東簽約後隔天,政府便因為疫情爆發宣布雙北市三級警戒。「那個時候路上幾乎沒什麼人,就算有人,也是去全聯或是COSTCO,誰會來逛書店、逛唱片行」張哲修坦言,開店前兩個月幾乎是咬牙苦撐。也因為疫情的關係,在解封後所辦的活動更傾向於人與人之間面對面的互動。「至少在我開的店裡面,最大的主角一定是樂迷,因為有他們,這家店才有存在的意義」張哲修提到,去年就在七夕舉辦「『放閃 vs. 單身狗』七夕樂迷說故事大賞」,聚集三十幾位樂迷輪流分享自身的「暈船」故事或是悲慘的愛情故事;而中元節的「群魔亂舞妖獸好兄弟,百鬼夜行中元前夜祭」,則是在店內點起蠟燭,舉辦鬼故事大賽。

↑牆上貼滿許多獨立樂團海報、以搖滾歌手為題材的電影海報等。攝影/陳成毅

此外,相較於一般市集都選在空間寬闊的戶外或是大型室內場館舉辦。「永樂座×失戀排行榜」的唱片市集則是辦在兩層樓大約五十坪的店面內。張哲修回憶第一次舉辦市集的經驗,「我們有在市集擺攤的經驗,但要在空間不大的實體店內辦市集,一開始也沒什麼把握」。當天一共邀請了十五個品牌設攤,「攤商都還沒到齊,已經有人在等了」,市集開到半夜,也因為人潮實在太多,打擾到附近居民,當天警察就曾來勸導超過三次。此後也辦了幾次市集,每每盛況空前不僅讓「永樂座×失戀排行榜」的市集有了口碑,也因此受邀到「台北蚤之市」等大型市集設攤,最重要的是,透過這些活動,讓更多樂迷能夠聚在一起互動交流,拉近人與人之間的「社交距離」。

未來尚在規劃中  但保證精采可期

石芳瑜表示,「這家店目前還在成長,因為才開八個月,一切可能性都不排除」,目前的想法就是將這家新型態的商店做好,努力經營這家店的客群,未來或許會走向開分店,或是與其他人合作,現在都說不準。而針對即將到來的行銷活動「世界唱片行日」,張哲修則表示還在討論中,「我們從頭到尾都是有很多的想法,那比較大的困擾是如何在這麼多的想法中挑一個比較適合的去執行」,但保證活動精彩可期。

採訪側記

在採訪兩位店長的過程中,可以明顯感受到他們相對起傳統書店的經營者,身上更有著一種獨特的氣質。或許就是那種難以言明的感覺,就是想做所以就去做了的勇氣,不想留下遺憾故而要努力把它做好的堅持,又或者是不用管時代怎麼樣,不要瞻前顧後,而是想辦法做出不一樣的東西的果決,才是這家書店最令人動容和敬佩的地方。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