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靜鈺報導】「說起來有點諷刺,如果不是得到了職業病,我不會知道自己被剝削了。」學員張淑芬(匿名)有些感嘆地說。幾年前向公司求償職業病的勞保幾付,與公司產生糾紛。加入永和社區大學勞工問題研究社,透過和顧問老師與其他社員討論,得知勞工應有的權益,使她有勇氣跟公司據理力爭。

永和社區大學為將公民意識推廣至附近居民、與社區作連結,在七年前成立了勞工問題研究社。參與社員不是對勞工問題有興趣,就是職場上遭遇勞資糾紛。透過顧問老師的領導,討論職場上遭受的糾紛、最近發生的勞工問題,讓社員具備捍衛自己權益的能力。並不定期舉辦一些宣導活動,向附近居民推廣。近期曾舉辦勞退新制的說明會。

「一開始我是以自利心為出發點,希望可以了解更多勞工權益。現在我希望將這份知識推廣到週遭的人。」身為公務人員的社長高明賢,有一份穩定的工作。希望讓周遭的人同樣具備保障自己權益的能力,所以加入社團。「雖然無法讓所有的勞工朋友都具備這樣的概念,但是至少我可以影響週遭的人。」

高明賢說,在台灣,很多人對勞工的印象不太好,許多人即使是勞工身分,也因前述歧見不敢承認。其實「勞工」不只代表藍領階級的工作者,廣義而言,凡是領取雇主薪資的都是「勞工」。社會中勞工人口佔據多數,具體而言,台灣就約有六百多萬勞工,因此勞工問題就更顯重要。

「很多勞工不知道自己被雇主剝削了,大多數知道的人又因為不知道怎麼爭取權益,所以只能選擇接受剝削。」高明賢說,就拿勞退舊制改新制時,可能未有足夠的宣導,許多人在不甚了解的情況下,踏入新的體制,無從保障自己的權益。「遵行三十年的舊制度,只因為政府一聲令下變動。勞工只有默默承受的份,讓我覺得滿感慨的。」

張淑芬在公司工作近二十年,幾年前經醫師診動證實患職業病,公司不願承認院方診斷,只肯給與微薄的賠償,甚至打算不經她同意將她調職。透過自己鑽研社會保險,加上參與社團討論。有顧問老師做諮詢對象,加上與同學經驗分享。她才懂得怎麼爭取自己的權益。目前仍在與公司打官司,爭取職業災害方面的賠償,但已爭取到請假看病不必減薪的權益。

張淑芬說,公司中其實不少狀況與她類似的人。但多不知道自己的權益為何,就算知道也因不想壞公司和諧氣氛,選擇忍氣吞聲。所以當她主動向公司提出告訴時,未受公司同仁贊同,反而被冠上破壞公司和氣的污名,遭受孤立。目前只有她一人孤軍奮戰,反抗公司不合理對待。「不能害怕反抗公司的剝削,只是要做最壞的打算,但結果不一定是最壞的。」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