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蔡妏雪/生命力導覽】樂生療養院成立於一九三O年,為全台第一間收容痲瘋病患的專門機構,早期痲瘋病被認為是無藥可救甚至會傳染的疾病,日本政府採取「強制收容、完全隔離」政策,將全台痲瘋病患者強制住進這小小的山坡地上,一旦住進去終其一生就在裡面,過著有如監獄一般的生活,與外界完全隔離。

這樣一個與世隔絕的世界沒有太大變化地獨自過了幾十年,直到一九九一年捷運局規劃新莊線完成;一九九四年十月行政院核定規劃報告,環境保護署通過環評報告,新莊機廠的設置從原先的輔仁大學後方改到樂生療養院,需徵收樂生療養院的部分土地,捷運局和院方的任何簽約、款項以及詳細內容完全沒有告知院內居民,而馬上同意簽約賣地,好像樂生療養院就這樣「賣」給了捷運局。

二OO一年三月樂生療養院函請台北縣政府勘查其建物是否可列為古蹟,當時縣政府表示提出申請時機已無法受理。二OO二年六月捷運新莊線開工,七月立委羅文嘉質詢樂生療養院的保存事宜,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召開樂生療養院保存緊急協調會,十一月台北縣政府由縣長蘇貞昌做出樂生療養院不指定為古蹟的決議,並函報文建會核定。

二OO四年二月「青年樂生聯盟」成立,隔年三月「樂生保留自救會」也相繼成立,前者是由一群反捷運、存樂生的熱血青年所組成的,後者則是由痲瘋病患者為自救所組成的,學生們開始搶救樂生療養院,病患們也開始捍衛自己的家園,相隔了十多年,漸漸地有人注意到這群弱勢者,並開始為他們發聲,爭取他們的權利與保障。

二OO五年十一月院民與青年樂生聯盟到總統府靜坐抗議,十二月行政院文建會依文化資產保護法將樂生療養院的舊院址指定為「暫定古蹟」,效期六個月,但台北縣居民得知樂生療養院被暫定為古蹟之後,反彈聲浪大,甚至打算出來抗爭,因為他們覺得再這樣下去捷運新莊線的完工日子遙遙無期。

二OO六年四月台北縣長周錫瑋提出保存樂生百分之四十一點六的替代方案,七月捷運新莊線進度落後,縣府打算強制遷離樂生院民,隨後青年樂生聯盟和樂生院民為了反對縣府強制拆遷樂生進而包圍縣府抗議

二OO七年三月行政院否決文建會保留百分之九十的替代新案,於是青年樂生聯盟與院民到行政院長蘇貞昌官邸前靜坐抗議,要求行政院出面暫緩台北縣政府的拆遷行動,並重審文建會替代案。三月十六日周錫瑋的一紙公告向樂生下了最後通牒,部分學運和社運界仍不放棄,展現公民參與的力量,積極為樂生案四處奔走,為樂生盡一份綿薄之力。

三月十九日支持樂生的網路使用者認為,主流媒體對保留樂生的議題刻意忽視,不報導爭議的內容與可行的替代方案,便透過網路串連方式,四百多名部落客與網友在一天內集資新台幣二十萬元,在蘋果日報上刊登半版廣告,要求暫緩迫遷,公開審議文建會替代案。三月二十三日樂生自救會到縣府抗議與警方爆發衝突,總統陳水扁和行政院長蘇貞昌對此做出回應,表達抱歉之意。

持不同兩派的聲音,各自為所想要捍衛的立場做遊行抗爭甚至是訴求,支持樂生派的社運和學生團體,夥同樂生院民到凱達格蘭大道遊行;至於支持捷運派的新莊居民則走上街頭,高喊要捷運拆樂生,多年不見的社會運動,又因樂生事件再度被喚醒激情。

樂生與捷運之間並沒有一個絕對的答案,在多年的社運抗爭之下,又會有怎樣的一個結局?社會運動不再是過往由主導的團體壟斷,而是透過攪動各個相關社群及個體,以自己的社會位置,相互結伴抗議,用多線進行的方式呈現,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有解決的一天,只希望在時間的推移之下,能有個完美的平衡。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