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顏慧怡/生命力報導】「我到大二都還在買大學聯考簡章!要不是大二下學期,聽到台大外文系劉毓秀老師的『西洋文學概論』, 讓我遇到女性主義,我早就休學離開師大教育系了。」現任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秘書長楊佳羚,這樣敘述著她與性別議題接觸的開始。

九年前,師範大學發生教授性騷擾女學生的案子,由於同校的關係,楊佳羚成為受害女同學的代言人,和教授、校方、媒體與社會多次正面交鋒,這是她第一次的實戰經驗,也是台灣婦運重要的里程碑。從那次事件以後,台灣有了第一次的「五二二台灣女人連線反性騷擾大遊行」。

在生活中,楊佳羚就是學生們認識性別平等的最佳教材。有一次,她去剪頭髮,本來想剪「王菲頭」,卻被髮型師剪成「張學友頭」。剛開始,學生們對她的頭髮相當感興趣,紛紛前往訓導處去「觀賞」她的新髮型,許多學生疑惑著說:「為什麼這樣叫『不像』女生?老師明明就是女的。」

擔任教職幾個年頭,楊佳羚有感於自己一直在付出,希望能再多吸收些最新的知識,於是她前往清華大學人類學研究所進修。從研究所一年級開始,楊佳羚接到來自全台灣各地學校的邀約,希望她能到學校去講授關於性別教育的主題。在演講的過程中,遭遇到很多挫折,「我記得,曾經有一所學校邀請我去演講,演講結束之後,卻聽到來自學校長官們的斥責,他們認為我造成校園內男性與女性的對立,破壞了原來和諧的校園氣氛。」楊佳羚還提到一次不好的經驗,有一個學校在期中考結束的下午,邀請她去與老師們分享講授性別課程的經驗。「我一到那學校,就感受到老師們的不耐煩。果然,演講一開始,老師們不是聊天,就是拿出考卷來批改。後來有位老師跟我坦承,他們只是想應付規定的研習時數,不是真的對這個主題有興趣。」

雖然發生過一些令人喪氣的經驗,不過,也有幾次讓楊佳羚相當振奮。「有一次我講完同志議題之後,走下講台,一位老師急急忙忙走過來跟我分享她對於同志的想法,她的情緒相當激動,眼眶泛著淚光。後來我才知道,原來她的兒子就是同志,平常在學校,他都不敢讓同事知道這個事實,深怕同事們取笑她沒教好自己的兒子。」

原來在婦女新知基金會為女性發聲的她,希望能在性別平等教育的領域做更深入的探討,於是在二OO二年十一月十六日,與幾位在不同崗位投注性別教育的工作者,一起籌組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期待協會能為性別平等教育盡一份心力。

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因為經費考量,僅有兩位工作人員,卻要負責相當多的業務,像是協會內部會員的進修、安排各理監事到全國各地學校的演講等等。協會的網站目前仍在催生中,楊佳羚希望,如果有想為性別教育貢獻的有心人士,能來幫忙協會網站的製作。

延伸閱讀

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

地址:臺北市新生南路三段六十巷九號五樓

電話:(02)23638841

延伸閱讀

校園聖殿的性別迷思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報導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