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朱慧芸/生命力報導】《林麗琪的秘密花園》一書的作者林麗琪微笑著說,她不知畫畫會遇到什麼樣困難,因為那是一件很自然的事,唯一的困難大概就是在她家後山上的花都快被她畫完了,她正愁以後要畫什麼才好。

小時後家住在宜蘭的鄉下的林麗琪說,以前家裡沒給她買玩具,她只好跟幾個朋友一起做道具玩伴家家酒。一個人無聊時,她就會拿起畫筆,看著家對面的龜山島,以及外面所有的海、天、草草木木…就自己畫起畫來,沒有接受過完整的美術訓練的畫家林麗琪笑著說,或許大自然就是她最好的指導老師,告訴她最好的構圖、色彩;她也覺得,沒有玩具的童年,在自己做玩具的過程中似乎也培養了她的創造力。「這是現在的小孩所缺乏的。」她有感而發的說。

也許自那時的隨筆而畫起,畫畫已不知不覺變成她生命中的一部份。林麗琪說,因為在鄉下地方成長,她雖喜歡畫畫,但從未想過要去唸美術科系,甚至也不知有這個機會。在求學過程中的懵懵懂懂,她從未想過自己要像現在一樣的做個畫家。她還記得那時為了以後有個穩定的工作,高職時選擇唸會計科,當時老師總在台上講的口沫橫飛,而她自己也在底下畫的津津有味。「這些不是我喜歡的」那時林麗琪只發現數字計算與她沒有緣分,但還沒感受到畫畫與她生命豐富過程的密切連結。

在結婚後的三年,丈夫去南部唸書,她則待在北部生活。丈夫畢業後出來工作,孩子也日益長大,仍是一人顧家的她開始深刻體會到自己該為自己做些什麼,為自己留下些東西,出書的念頭就這樣油然而生。當時,她在社區的媽媽繪畫班學習,指導老師是鄭明進,她說,當時老師要他們交一篇畫,她就會交個四五篇,那時總畫的沒天沒夜,老師也糾正了她在畫畫技巧上的錯誤,讓她的技術日益精進。

畫畫的技術慢慢進步,一天,在大樹出版社的「台灣野花日記」徵文活動錄取的招待茶會上,林麗琪捧著自己的作品,跟出版社的總編輯張蕙芬說,我要出書。憑著這樣的傻勁,總編輯張蕙芬也開始考慮替她出書的事,在幾次的協調後,《林麗祺的秘密花園》一書就這樣問世了。總編輯說,我的這本書就像電影「秘密花園」一樣,所以就幫我取了這個名字,林麗琪回憶道。

林麗琪說,她最感激的就是她老公-讓她實現出書的理想,畫畫也沒有後顧之憂。她說,我不用擔心生計,每天處理完家務後,我就可以帶著我的小狗四處亂晃,尋找畫畫的題材。許多人羨慕她愜意的生活,但相對的,對畫畫很執著的她,常常為了畫一片小葉子而耗掉一個早上。她說,她只畫能感動自己的東西。而這些,可能只是盆栽裡新長出的辣椒,或兒子撿回來的小花。

她的書《林麗琪的秘密花園》就是用素描搭配簡單的文字,描寫她家的後山─北投丹鳳山的美。曾有個小學一年級的男生在看過她的書後,相當喜歡,還吵著要搬到她家的後山去住。她笑著說,未來也許就這樣一直畫下去。除了感激讀者的支持外,她更希望看過她的畫的人也能感受到她心中的寧靜與快樂,以及一種對這世界上生生萬物之美的感動。她也在跟那些想當畫家的人說,其實畫畫是件很自然的事。只要用心的觀察與耐心的學習,每個人都可以當個好畫家。

延伸閱讀

賴參事瑞鼎代表部長贈北監藝術班陳同學「林麗琪的秘密花園」

林麗琪把花草移植到畫裡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