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力記者/林育珊報導】民國七十三年,一場急性腦膜炎奪走了林松正雙眼的視力,那年,他十七歲。當時,他在高雄中學唸高二,正是人生中振翅高飛的階段,突然遭逢失明的打擊,對林松正而言,那是一段黑暗時期,不但世界是黑暗的,他的人生也是黑暗的,林松正說:「我只想問,為什麼要是我」。

失明後,林松正休學搬回屏東老家,接下來的四年,他的父親帶著他遍尋名醫,但是,他的雙眼仍舊只有光覺,感覺得到光和影以及模糊的物體輪廓,卻看不到具體的影象。面對這樣的結果,林松正的心情很複雜,他說:「因為從小就失明的人,只有一個黑暗的世界,或許只會感歎『少得』;但是中途失明的人,卻擁有『光明』與『黑暗』兩個世界,『得』與『失』兩種人生。」林松正說,他也不知道是該感謝上帝,讓他經驗過光明的世界,還是該哀悼自己,從此將面對黑暗的人生。 

在他休學求醫的期間,他深刻的體會到,家人給他的支持與愛護,尤其是他的父親,從來不曾放棄過他,林松正說,他不想再成為家人的負擔。原本,在沒有視力的日子裡,林松正認為自己最後就是從事按摩師或算命師一類的工作吧!直到有一次,他的鄰居告訴他報上報導一位盲人老師時,為他的世界開啟另一扇窗,他決心繼續走完他的求學路程,林松正說:「我從哪裡來的,我就要從哪裡出去;我在哪裡跌倒的,我就要在哪裡站起來」。 

復學的前半年,在父親友人的介紹下,林松正向「視障巡迴輔導員」惡補了半年的點字觸摸;再次回到校園,他已經廿一歲了,他由雄中轉回屏東省立潮州高中,一方面離家近,二方面升學壓力沒那麼大,但是這一次,他清楚的知道,他要什麼,因為這樣的衝勁,他在兩年內複習完三年的課程,同時參加殘障甄試,並以當屆第二高的成績進入台灣師範大學特教系。 

林松正現在在明正國中帶的是腦性麻痺啟能班,他說,這些有殘疾的孩子,比較貼心,比較關心老師,也許是「同是天涯淪落人」的心態,所以他們也心有戚戚焉,比正常的學生更能體諒老師的視力不良。林松正說,他希望他當年所受到的不如意和不平衡,在這些孩子身上,能降到最低,並為孩子做心理建設,讓他們知道他們將要遇到的難題會比平常人更多,要把自己的不幸,化成另一種力量。 

八十七年剛甄試上中正大學資訊管理學系的腦性麻痺生劉偉文,就是林松正在明正國中的學生,當時,腦性麻痺生的升學管道狹窄,但是,就是在林松正和他太太的努力下,終於爭取到腦性麻痺的考試權,以及腦性麻痺者考試時間的延長,他不希望有任何一個孩子,會因為自己的殘疾而無法接受教育。 

身為一個中途失明者,林松正說,剛開始,他很容易感到沮喪,常常想如果視力還在,很多事可以做的更順利;他曾經寫過一篇「成長的喜悅」,裡頭描述──「當我眼前美麗的世界我雙眸中逐漸消失時,我曾為了以後再也不能打我最喜愛的籃球,而半夜裡哭泣」。但是,現在他已經能夠準確的投球,林松正說:「投球有時候不太需要依賴眼睛,用心靈去感覺它就可以做到了。」 

林松正說,要關懷身心障礙者,不單單只靠愛心,更需要專業的幫忙,除了愛心,還要靠技巧;他希望用他的經驗,影響和開導更多和他一樣的孩子,鼓勵他們走出身體的限制,同時他更希望能藉由他的力量,能夠推動社會對殘障者的重視與福利。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