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_1009N0006_thumb[8]

工運人士林子文。記者陳怡君拍攝【記者陳怡君/台北報導】一九八七年,台灣勞工運動風起雲湧的年代,任職新海瓦斯的林子文協同三十幾位基層員工一同成立新海瓦斯工會,從此踏上工運的不歸路。回首過去二十年的風雨,林子文說,「回頭看看自我的足跡,每一步都是一個階段、一個故事、一場戰鬥。」

去年林子文揭發任職的新海瓦斯不當收取管線補助費而遭資方以「散佈不實言論、破壞勞資感情」為由解僱,之後他開始發起抗爭活動,讓社會大眾開始注意到瓦斯管線補助費的不合理之處。

今年九月,新海瓦斯工會結合人民火大行動聯盟等社運團體發起「抗議民不聊生九二六討暴利火大遊行」,主要訴求便是要求瓦斯公司退還十億管線補助費,此舉也引起能源局的重視,在遊行前兩天登報表明「管補費」是違法收費,要求瓦斯公司自十一月開始停收。

在成立新海瓦斯工會以前,林子文對勞工運動其實認識不深,他知道的僅是公司獲利一年比一年高,員工薪水卻六、七年未曾調漲且沒有升遷的管道,再加上當時正值解嚴「社運黃金年代」,勞工、農民與環保運動紛起,使他們萌生創立工會團結爭權益的念頭。

林子文說,他們的工會屬於「戰鬥型」,對於不公平、不合理的待遇會積極主動要求資方改善。例如他曾要求公司廢除「禁孕條款」,也就是一旦女性員工懷孕便會 請她離職的不合理規定,另外於二〇〇六年,工會要求調薪,高層卻遲遲不答應,原本就要罷工以示其決心,但在罷工前一天晚上,雙方終於達成調薪協議,否則台 灣的罷工史又將記上一筆。

林子文認為,社會運動不能以成敗論英雄,因為「如果沒有小的戰鬥積聚能量,就不會有大的產生」,他說,不管最後有沒有達成預期的目標,每一場「戰役」都有意義存在,而且每一次抗爭,都會創造新一批具有「勞工意識」的工人。

正大尼龍兩百八十三天的罷工是他於台北縣產業總工會擔任理事長任內發生的,罷工的那段期間,一有抗爭目標,他便開著「工殤車」引領五、六十名正大尼龍員工 尾隨在後。這次罷工女性員工佔大多數,他以協助者的角色以及運用過往經驗給這些初次罷工者許多建議,但最後的決策仍回到這些真正受害的員工身上,他說,這 些女性勞工的毅力與執著讓他非常感動。

罷工並不全然都是可以順利進行的。林子文說,在私利與團體利益之間必須取得平衡,團體運作中,每個人各自持有自己的意見也是正常的,協調的方式便是進行辯 論,每個人提出自己的論點直到全體擁有共同意志。每一次罷工也須計算成本代價,考慮什麼樣的結果是大家可以承受的,例如僱主是否會秋後算帳以及罷工過程中 可能造成的危險都必須列入考量,「叫得兇不代表態度堅決」,莽撞行事才會誤了大事。

從事工運二十多年,也許過程中可能會因為自己的能力與抗爭方式或其他外在因素的影響而導致目的無法達成,但他不曾懷疑自己的信念,況且「理論並不是目標,而是一種參照作用,是一種指引」。他說,他會持續走工運這條路,為提升台灣勞動權益而努力。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