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王睿成/生命力報導】「放下身段,你將發現不一樣的視野」東海大學勞作教育處的網站上有著這麼一段話,清楚闡釋了東海大學勞作教育的宗旨。 

東海大學勞作教育處指導長梁碧峰說:「勞作教育的發展是由位於紐約的中國基督教大學聯合會執行秘書芳衛廉博士所積極推動並實行,他認為過去中國的大學所造就的是動腦不動手的士大夫,而東海大學要造就的是手腦並用的人,才因此推動勞作教育。」在台灣的高等教育史上,勞作教育是一項創舉並且影響整個國內,促使了多所學校的模仿,「手腦並用還不夠,雙腦並用更是現今勞作教育所強調的目標」梁碧峰這樣表示。

勞作教育分為全校學生所必修的「基本勞作」和有給付工讀費的「工讀勞作」兩種,梁碧峰說:「東海校歌裡『勞心更勞力』這句話,就是在說明勞作教育所能帶給學生的正面意義,而勞作教育更深一層的意義是能夠幫學生做修身的工作,每天半小時的勞作服務不但能夠培養學生負責任的態度,更能在團體工作裡學習互助合作,服務別人的真諦。」

基本勞作是東海大學一年級新生和轉學生必修的課程,一個學年總共八期每天半小時,晨間勞作與午間勞作各四期,所以晨間勞作的同學就一定要起個大早從事勞作服務(見圖)。基本勞作組組長林立聖說,有的人認為基本勞作教育的正當性是趨近於零的,但是事實證明,基本勞作教育的正當性並不趨近於零,相反的在發現自己有一種獨特使命的時候,才更會知道能做的事情有太多太多。林立聖強調:「基本勞作教育還有一個目標,也就是把學生由『參與者』推向『支持者』,再推向『貢獻者』,進而產生高品質的小組長也成為一個具有生產力的人。」

基本勞作的成績考核,是相當嚴格的,擔任成績評量的人是所謂的「勞作小組長」,因此勞作小組長的培訓和審核過程也是相當嚴格的。社工系三年級的許慧宇說:「基本勞作在學校裡是必修的課程,無法對它說不,就只好保持快樂的心情去從事勞作服務,每一期都抱著見新『掃友』的興奮心情去面對。」修完勞作,許慧宇所得到的心得是訓練自己早起的好習慣,並且更能體會團體的合作、人際溝通的藝術,也因為校園裡的每一個角落都有過自己清掃過的足跡,所以更會愛惜公物,不敢亂丟垃圾,透過勞作服務也增進了跨系之間的情感。

梁碧峰也說,接受過勞作教育並曾擔任過小組長的東海畢業校友,在位於台北的錠嵂保險經紀人公司工作期間,因為表現相當優良,得到上司的注意,發現東海畢業的學生工作效率在公司裡都特別好?一問之下,才知道東海有「勞作教育」,這些東海校友表示自己在「勞作教育」的過程裡,學到了課本學不到的待人接物、認真負責的態度,所以從八十九學年度起,錠嵂保險經紀人公司提供了每學期六個名額的勞作教育獎學金,也給東海勞作教育推展多年來的耕耘帶來了更多的肯定和實質上的鼓舞。

勞作小組長是東海大學勞作教育中最重要的基層幹部,也是有提供工讀金的工讀勞作,想要成為勞作小組長的人除了有意願申請外,其基本勞作成績兩學期一定要在八十分以上,學業成績六十五分以上,也規定不能有兩科以上不及格,負責勞作小組長培訓的王美珍說:「要參加勞作小組長培訓的同學,一定是要能兼顧學業的。」勞作教育處每一個學年都會舉辦「儲備勞作小組長研習營」來篩選適合這份工作的人才。

魏景榮(社工四)在擔任勞作小組長一年五個月之後說:「雖然第一次從事勞作服務時有一點點排斥,但是久而久之發現在勞作的過程裡,能和許多不同系級的人接觸,使我產生參加儲備小組長培訓的動機。擔任小組長後,我學會傾聽別人的心聲,更要面對人員運用、人力分配以及管理的問題,讓我感覺相當實用而非只是紙上談兵;我選擇擔任晨間的勞作服務小組長,是因為我覺得,現在的年輕人都怕吃苦,所以我選擇這個時段,每天比別人早起一個小時,以身作則來磨練自己的意志,這種感覺很好。」

王美珍表示,成為勞作小組長的人除了要以身作則外,更要學習溝通技巧,這樣才可以整合來自不同科系的人力,並做好有效的人力分配,因此,基本勞作和工讀勞作都具有相同的功能意義,那就是培養分工合作、負責、守時的精神。

延伸閱讀

東海大學勞作教育處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報導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