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吳華/生命力報導】在台北啟明開設了全國第一個盲人柔道社的柔道教練杜吉雄說:「創辦社團之初,我想就算只有一兩個學生來我也教,沒想到後來報名的學生超過百人。

二十年前,當時還是柔道國手的杜吉雄,國家派他到日本的「講道館」受訓,在那裡不僅聚集了從亞洲各國來的柔道高手,也有日本全盲的柔道選手。在道館裡看著這些盲人的表現,杜吉雄第一次深深體會到「連看不見的人也能練柔道」,這是在台灣從來沒有看過的事,因此燃起了他想創辦台灣盲人運動的念頭。 

從日本回國後,杜吉雄著手和台北啟明學校的校長聯絡,他希望能在台北啟明開班教學,讓平常沒有什麼運動的盲生能藉由柔道訓練體魄。杜吉雄說:「柔道注重以柔克剛,與人交手時最重要的是憑手感覺對方的位置和力道,所以就算看不見也可以練習。」 

獲得了校長的認同之後,杜吉雄在台北啟明開設了全國第一個盲人柔道社。杜吉雄說:「原本我跟校長說,就算只有一兩個學生來我也教,沒想到後來報名的學生超過百人,大家都對這個運動充滿好奇。 

原本沒有什麼運動的盲生,在柔道的嚴格操練下體格一個個開始變壯,肌肉開始便得結實。相對的他們的胃口也變好許多。連學校餐廳打飯的阿姨都笑嘻嘻地說:「以前學生飯都吃不完,但他們練了柔道以後,每一個都餓的把飯菜吃的精光,廚房裡都不會有剩飯。」 

杜吉雄表示,盲人和正常人練習柔道最大的不同就在於學習速度和反應。如果一套動作有六個分解動作,教練就必須要和每一個盲生摔過一遍,讓他們大概知道這是一套什麼樣的動作。再來就必須要一個個糾正分解動作。他說:「我必須要一個個將僵硬的手、腳,扳到正確的位置。通常盲生需要花兩個禮拜的時間,才有辦法練會一套動作,這大概是平常人的兩倍。」 

盲生雖然看不見,但他們和敵方交手時,可以靠手的觸覺來判斷對方的位置和力道。只要掌握這個訣竅之後,就比較能順利地練習柔道。杜吉雄說,他平常上課時只要先教新的動做作給已經練過兩年柔道的高年級學長,他們會了之後再用盲生的溝通方式,教導學弟們新的動作。比起正常老師的教導,盲生教盲生反而能更快吸收理解。 

曾是杜吉雄的學生盧江韋表示,杜教練是一個很有耐心跟愛心的人,他知道盲生除了摸點字書以外,沒有什麼休閒娛樂,所以他有的時候會特別租九人小巴士,帶柔道社的學生去校外的武道場練習,之後還會請大家吃一頓豐盛的晚餐,再送學生回宿舍。 

同為柔道教練的吳玉棟說,他和杜吉雄是二十幾年的老同學,當初杜吉雄在創辦啟明的柔道社時就找他一塊兒過去幫忙。吳玉棟說:「盲生練了柔道之後,體格明顯地變強壯起來,走路也比較有自信。我們一路經營了那麼久,杜吉雄真心希望台灣的盲生能有保護自己的基本能力。」 

就這樣,柔道社不僅在台北啟明一屆屆延續著,杜吉雄甚至也說服了台中啟明創立了柔道社。他說,這樣台北台中都有選手以後,就能舉辦比賽,這樣比較有意思。杜吉雄表示:「我從來沒有因為教盲生而產生挫折感,相反的,我覺得非常有成就感,因為每年我的學生回啟明時都會跟我說:『教練,跟你學了柔道以後,手的抓力很好,現在當按摩師,客人都很喜歡我的服務。』」 

從國中開始練柔道的杜吉雄,在二十三歲時就升到了最厲害的四段。柔道從五段以後,國家會評估個人對柔道發展的貢獻,再予以升級。現為柔道七段的杜吉雄笑稱自己段數越高越沒有用,體力早已大不如前了。他現在想要發展將正常柔道選手眼睛矇起來的「目黑柔道」。 

杜吉雄說,如果未來以「目黑柔道」的方式讓盲人和正常人比賽,那樣對盲人比較公平,而且正常選手如果平時就戴眼罩受訓,那麼到了正式國際比賽脫下眼罩之後就會變得所向無敵。他說:「我雖然老了,但是還是可以教授經驗,我將會遊說推廣『目黑柔道』,讓它成為比賽時的常設項目。」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