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1]

親職教育宣導講座照片。

台北縣原住民婦女服務協會/提供【記者何屏/台北報導】同樣身為原住民的台北縣原住民婦女服務協會理事長陳家梅深覺教育對原住民的重要性,並對此表示:「都市原住民最大的問題在於『經濟』,而經濟問題源於『教育』」協會理事長陳家梅與社工員邱香菱分享輔導個案經驗,道出原民社會所存在的種種問題,並藉由服務原住民的機會,改變原住民的生活。

據陳家梅表示,原住民從小因為家庭環境、教育環境不如他人,造成學歷普遍不高的現象,而往往只能找到如木工、板模工等工作,但這類型的工作收入根本無法支持一家人在台北生活的開銷,而小孩為了賺錢貼補家用,可能高中畢業,甚至是國中畢業就放棄學業到工地工作,如此惡性循環下去。

「都市原住民隔代教養的問題並不嚴重,嚴重的是父母因為忙於工作,沒有時間照料孩子日常的生活起居」陳家梅這麼說,因為祖父母都住在部落,而父母都出外工作,造成小孩缺乏照顧,從學校放學後到父母下班回家的這段時間,小孩都在外遊蕩,邱香菱說:「有些父母甚至連小孩有沒有到學校上課都不知道了,更不用說盯他們寫作業、讀書了。」

體認到「教育」對於原住民的重要性,以及協助原民父母照顧原民孩童,協會提供了一項原住民學童課後陪讀服務,與輔仁大學原住民輔導中心合作,在台北縣樹林鎮文林國小開辦陪讀活動,由輔大的原民學生教導那些原民學童。

關於家庭暴力的問題,陳家梅表示因為原住民個性較為傳統,認為「家醜不可外揚」,故協會很少接到家暴個案,就算有也大多都是經由朋友通報,或是協會進行家庭訪視時發現的,會主動尋求幫助的婦女大多是外地人,因為在台北舉目無親,無法忍受時才會向外尋求幫助,但協會可能也只能提供諮詢或勸誡的服務,若需要更多的資源,只能轉介到縣政府家暴中心。

台北縣原住民婦女服務協會目前只有陳家梅理事長和社工員邱香菱在處理各項事務並服務台北縣二十八個鄉鎮(烏來鄉除外)的原住民,除了社工員工作量大以外,協會所能提供的資源也不多,陳家梅表示他們頂多只能代為申請各項福利或轉介至其他單位。不過,明年若是他們所提出的申請通過了,協會社工員可望增加至五、六名,希望能再多增添各項資源,以服務更多的原住民家庭。

延伸閱讀

台北縣原住民婦女服務協會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