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力記者/須冠達報導】「我說話的聲音比一般人大聲,尤其是心情好的時候會更大聲喔」就讀輔仁大學圖資系四年級的曾鴻祥,說起聽障為他帶來的問題,就是不容易分辨聲音與音量的大小,曾鴻祥說「心情好的時候,我的大嗓子常會讓人覺得這個人怎麼會那麼容易激動。」

小時後發燒引起耳神經受損而喪失部份聽力,造成曾鴻祥現在與人交談時,往往必須對方與他面對面說話,並讓他看到嘴唇的形狀,才能正確無誤的知道別人到底在說什麼。曾鴻祥表示「看開一點,有的事不是自己本身所能控制,心中有疙瘩結在那裡人快樂不起來的」,他認為自己大概比較實際,對事情處理的態度都是向著前方看,也因此對耳朵的的事情也就看的比較淡。 

在曾鴻祥的求學過程裡,並沒有因為重聽的問題而走向特殊教育之路,他就如同一般人一樣念正常的學校,「從國小開始,我常會因為聽不清楚老師在說什麼而無法了解上課內容」而樂天的曾鴻祥表示,許多課乾脆就自己讀了,甚至連唇語他都是一點一滴在日常生活裡慢慢体會的,「只要看得到,就算是十幾公尺外的唇形大致上我都分的出來!我很多事都是靠自已來的。」 

求學過程裡,曾鴻祥曾經在高中時期發生了一些波折,當時因為聽障所產生的心裡障礙使他失去了求學的意願,因此留級一年,「但是還好家人都一直慰留我,加上訓導主任的輔導,這才使我重新站了起來」提起過去的經驗,他表示身為一位殘障者,就要想辨法盡量讓自己充實自己,讓自己能有一顆盡力做好事情的心,這才能夠應付挑戰。 

想到大學前後自已的改變,曾鴻祥覺得自己成長了許多,心胸比以前能接納更多不同的事物與不同角度的意見,「就像是從小孩子變成了大人」,以前或許會和別人為了一點小事和別人爭執,但他現在看得很開,「我不再會因為他人情緒化的反應,而讓我本身也受到影響,作出不理智的行為。」 

大四生活的最後一年,曾鴻祥現在開始想畢業之後的事了,但是現在還沒有一個主要的方向,就是看老天爺如何安排,自己就盡力的把它做好,就像是當時拿到大學聯考放榜單後也沒有特別興奮一樣,「就這樣跟著走,把眼前的事做好;對事情不要想太多,只盡力做好自己現在的事,不管做什麼事,只要是我負責的就一定盡全力以赴。」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