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林韻如/生命力報導】

「婚姻不只是以感情為基礎,其實婚姻很複雜,是一種複雜的社會化制度。」台北市晚晴婦女協會副秘書長邱孟麗說,「所以一但婚姻出現問題的話,不是單一簡化問題就可以解決。」

邱孟麗說,晚晴婦女協會服務婦女十五年來,一直是以陪伴的方式,幫助婚姻中所有受苦的人,晚晴透過一種名為「姊妹情誼」談心會,讓有相同處境的婦女,在資深會員的帶領下,透過談話彼此認識、交流,分享自身的經驗,用生活化的相處模式,紓解當事人的壓力,並且藉由這一種長期的陪伴,讓所有婚姻中有相同體驗的婦女們,能互相在生活中尋求彼此的支持。

「人的狀況是隨時在改變的,生活和婚姻的狀況也不是一時半刻可以解決的,唯有透過數年來長期的支持和陪伴,才能讓在婚姻中受苦的人得到痛苦的紓解,以及尋求改變的方法。」邱孟麗也表示,很多個案剛開始只是來做諮詢,原先以為只是需要法律或心理層面的協助,後來發現自己的問題不是透過法律或是心理諮商就能解決的,所以後來成為晚晴的義工,在幫助他人的過程中,同時也為自己尋求解決之道。晚晴透過這種「姊妹情誼」的方式,讓不同的個案,滿足每個人不同時期的需求,在這種相處的方式下,接觸不同的個案,同時也在學習參照的模式下跨出屬於自己的一步。 

邱孟麗說,或許是出自恐懼、不安、或是不好意思,晚晴每天多半受理大量用電話申訴的個案,所以她都會先傾聽,她說,「至少我可以在電話這一端接引她的痛苦,所以每一通電話對我們來說都非常的珍貴。」、「我希望至少有一個人可以先聽她說話,先接引她的情緒。」邱孟麗表示,這些人都是有很大的勇氣,以及處於十分無助的狀態下,才會打電話求援,這時候她都會鼓勵這些人親自到晚晴看看,「人如果可以走出來的話,她就跨出來了一步。」 

要跨出一步對這些婦女來說並不容易,身邊人的氛圍,或是一些既有的觀念都會讓她們卻步,邱孟麗說「有些人甚至不認為自己有行動自由的權利。」她說,有些婚暴的婦女雖然已經逃回娘家了,仍然會擔心「丈夫叫我回家,怎麼辦?」,遇到這種情形,晚晴多半只能鼓勵她們,因為不是所有婦女,都有足夠的社會資源可以自立,邱孟麗說,「這部分是我們覺得比較可惜的!」 

另外由於很多晚晴接觸的個案中,多半都有小孩,所以也針對這些單親家庭設計了「單親家庭支持服務計畫」,包括二度就業方案及親子對話的課程,邱孟麗表示,在晚晴中的單親婦女都是另類的媽媽,因為婦女離婚都須一肩扛起家庭的生計、家務和母職的重擔,這種壓力是非常沉重的,尤其單親家庭的社會資源又很少,所以在晚晴的服務中又另闢了一個單親家庭的部分,幫助這些單親的婦女,邱孟麗說,「離婚的婦女多半心理壓力相當沉重,不論小孩是否在身旁,是不是成年了,她們對子女都有一份愧疚感,我們很難為她分擔這一份愧疚。」 

「我們所有的工作人員以及義工都願意幫助痛苦的人」,她說,晚晴的資源其實不夠解決所有的問題,但以現有的狀況,能提供的都是以盡力幫助婦女為主,邱孟麗同時也呼籲公家部門,能夠多釋出社會資源幫助單親家庭,特別是加強幼兒托育的部分,分擔單親媽媽的擔子,「結婚某種程度是選擇了下半輩子的生活方式,一旦婚姻有了狀況,就打亂了婦女們對婚姻的想像,加上這些時候多半都不能預期,所以接下來面臨的就是一連串的問題,包括經濟方面的問題、情感方面的分離、子女教養的部分」邱孟麗說,「這種壓力不是我們可以想像的!」 

近五年來,晚晴也一直在修法部分與其他婦女團體著力非常多,例如已經通過的夫妻聯名財產制的推動,還有仍在審核中的家事法及家暴法的部分,邱孟麗說,「只要能改善婦女情況的都會全力推動!」另外,晚晴也嘗試走入校園,教導莘莘學子們有關「兩性平權教育」的部分,希望藉由教育,教導未來婚姻中的雙方,兩性在婚姻中是平等的。 

目前晚晴服務的婦女相當的多,求助的範圍很廣,如何對所有的求助者提供一個比較好的服務資源,其實對晚晴來說也是課題之一,邱孟麗說,「每個不同狀況的人需要的服務或支持是不同的,要照顧到所有的求助者對我們來說是未來的挑戰。」未來的日子中,相信晚晴會陪伴所有婦女,共同在心靈上、能力上學習成長,讓她們也有經營燦爛下半生的權利。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