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姜彥竹、陳庭毅/台北市報導】藏身於溫州街的樹蔭下,除了老闆手寫的一塊木製招牌,外觀上與平常人家沒什麼不同,門前還略有些凌亂,若不仔細注意很容易就會與之擦身而過。它是以販賣大陸書為主的「明目書社」。

老闆賴顯邦在台大哲學系當研究生時,受朋友所託從大陸攜帶簡體書回台灣,有感於台灣書籍選擇少、簡體字書籍對開拓台灣學術文化的重要性,於是就在台大校門口前擺起小地攤賣書,但因天氣等因素,導致有時無法擺攤,決定開設固定書店來滿足讀者的需求,於是在一九九O年成立了明目書社,並陸續在台北、台中和台南各開了店,現在只剩台北和台中的書店有在營運。

明目書社的木質招牌與店內觀

明目書社以提供文、史、哲類的學術材料為主要業務,目前除了簡體字書籍外,也發展德文、印度文學術書籍,並且有了自己的出版社,同時提供網路訂書服務。

要讓大陸學術教材 到處都能買到

取名為「明目」意指在兩岸關係敏感時明目張膽賣大陸書,也想傳達讀書使人「明目」的意思。

明目書社的木牌與大門外的對聯

當時台灣是一個封閉的學術環境,學生不易取得外國原文書與翻譯書,而出外留學的老師手中握有較先進的知識與學術教材,導致老師與學生的資料取得不平衡,對學生的學術材料提供不夠,使台灣教育相對國際間落後;大學生與研究生在做研究時,也需要一些相對冷門的學術教材,因此使賴顯邦萌生賣簡體書的想法。

賴顯邦說,雖然近年來大陸書籍的內容有通俗化的趨勢,但簡體書之所以吸引人,是因許多市場規模小的書,台灣出版社不願意花錢刊印。反觀大陸,市場需求夠大,好作品出版的數量相對的也較多。他開玩笑的許下理想:「要讓大陸的學術書籍充分進口,多到像垃圾一樣,讓學生到處都能買到,並使不同語言的書更開闊。」

客從遠方聞書來 笑談古今成知己

明目書社的風格樸實,甚至有些簡陋,但他們以效率和服務彌補資金的不足。每個星期四,住在台中的老闆會帶著一箱箱新書到台北書店,由工讀生開箱,逐一歸類放進書架,擺不進的則裝箱擺在地上,通常這天會有許多顧客「聞」書而來,迫不及待和這些書籍見面。

也有橫跨各領域的書友特地在週四來與老闆開個小型讀書會,談天說地,如:作家舒國治和楊澤等,都是在書社中尋寶時與賴顯邦結交的朋友。賴顯邦的兒子說,星期四是賴顯邦固定北上的日子,他時常坐在書店外的小庭院中,隨時歡迎和顧客、朋友們互相交流分享心得。

二十年明目見證 書店難以維持

目前,有越來越多的簡體字書店加入競爭,而且學術性書籍因專業性高而閱讀者少,再加上各書店競爭導致利潤低、兩岸大眾對閱讀題材口味的差異,台灣的中國專業性圖書市場無法普及化,只能滯留在「小眾」的範疇。「回憶當年在台大校門前擺地攤的盛況,書箱還來不及擺好,讀者已瘋狂似地開箱拿書,也不管有沒有需要、先拿再說,就是不能有遺漏。」賴顯邦這樣說,而如今在閱讀人口愈來愈少、簡體字書籍大量在台販售、面對大型連鎖書店及網路書店傾壓的情況下,嘉義分店已收起、台南分店也處於半營業狀態,只有台北、台中的書店還能勉力維持。

店內牆上老闆的書法字帖

儘管如此,他做一位學術性材料提供者的理念也一直沒有改變,秉持著為讀者引進資訊的想法,明目書社忠實扮演著自己的角色。賴顯邦表示他開書店本來就不是以經濟利益為目的,對於書店難以牟利也早有心理準備,將這份事業當作知識的傳播者,只要餓不死,就會繼續以樂觀的態度經營書店、繼續為顧客提供他們所需的書籍。

延伸閱讀

書坊地圖:存在的本身,便是一種批判──明目書社

明目書社 另類閱讀

鄉間知識庫 明目書社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報導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