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張方瑀、林佳瑩/宜蘭縣報導】「讓我們用熱烈的掌聲歡迎,旋耀舞姬!」主持人大聲喊出下一位表演者,羅東鎮公所展演廳座無虛席,掌聲此起彼落的響起,三位舞者緩緩從後台走出,穿著自己設計鮮黃色的舞衣,臉上掛著自信的笑容,麥可傑克森的知名歌曲一下,專注於她們的整齊劃一的舞技,你會忽略原來她們是缺手或是缺腳的殘障舞者,登台那一刻她們開始舞出自己的人生。

https://www.youtube.com/embed/Tjz8xs2lrkk

折翼天使 失去四肢的奇異舞者

當她們一上台,站在最中間的郭韋齊最先吸引了我們的目光,沒有雙手也失去雙腳,用膝蓋用力的跳著舞,一點也不輸給旁邊的兩位姐姐。在她七歲的時候,因為一場原因不明的怪病,發燒休克導致四肢壞死,若不截肢性命難保,為了救韋齊一命,爸媽只好忍痛放棄了韋齊的手腳。從鬼門關回來以後,韋齊天生的樂觀也沒有放棄自己,反而更樂觀的去跳舞去學鋼琴。

「我當時還這麼小耶!他們怎麼有辦法接受?」韋齊一臉激動的比劃著當時的身高,愛女心切而自責無比的爸爸,當時甚至想要帶著她一起去自殺,但韋齊用她的笑容,把爸爸從鬼門關一起拉了回來。

現年十九歲的她,仍就堅持著舞蹈與音樂的夢想,雖然沒有繼續升學,但選擇用自己的故事去鼓勵身邊每一個低潮的人,「我這樣子沒手沒腳都不放棄了,你憑什麼阿!」就是這樣子爽朗的個性,讓我們看見了生命的鬥士。

獨臂舞手 最有自信的百變天后

站在舞台右側的王蜀蕎,在九歲時到市場幫阿姨的忙,左手不慎捲入絞肉機裡, 因此而截肢,一直以來她都習慣於將自己的手放在口袋裡,也將自己從小對於舞蹈的熱情隱藏起來。直到三十歲那年才真正開始習舞,就如同舞蹈細胞被全部開啟般,精彩的表現讓很多人刮目相看。幸好爸媽也不斷地栽培她對於藝術的天賦,所以不論是彩妝或是團員表演的服飾,幾乎都是蜀蕎親手打理的,所以也讓她有了百變女王的稱號。

「我們常常覺得是大家幫了我們這些殘障人士,但事實上我們也幫助了很多好手好腳的人。」抱著這樣關懷與樂觀的心,在每一場看守所的演講裡,溫暖融化了那些受刑人的心,「看著她們的臉從凶神惡煞的樣子,開始慢慢的柔軟,就覺得我又成功幫助一個人了。」這樣子努力勇往直前的她,也在二零零八年榮獲了周大觀基金會全球熱愛生命獎章。

獨臂女超人 美麗豐富的單手人生

舞台左邊臉上始終掛著甜美笑容,舞步輕快的楊采蓉,其實左手臂全部截肢,因為當她才滿週歲時,剛剛學會走路,便趁家人做生意在忙,獨自一人搖搖擺擺的走到家門口的鐵軌上,就這樣左手被疾駛而來的火車給輾斷了。

求學時期都是在普通的班級,沒有到特殊學校的采蓉,也加強她獨立完成事情的個性,「我都會自己想辦法把事情做到最好,不要去麻煩其他人。」從學生時代念製圖,畫畫做工藝都是自己來,「我覺得我一隻手就可以做到了啊!」但是到了生孩子以後,卻開始擔心自己有沒有辦法獨自照顧小孩,大女兒還是由保母照顧,但是生了第二個孩子之後,她便辭去了工作,專心當個全職媽媽,一手把兩個孩子拉拔長大,洗澡、更衣、換尿布全都不假手他人。

待孩子陸續上小學後,更重拾愛唱歌跳舞的興趣,目前常常跟隨公益團體到處表演歌舞。近年來更投身志工行列,每週兩次穿梭於醫院和學校之間。

投身公益 更期待耀眼國際

去年初王蜀蕎老師為了讓混障綜藝團有更多不一樣的演出,而找來了在肢障協會認識的楊采蓉老師兩人一起搭擋,練習了一段時間之後,郭韋齊也加入了她們,旋耀舞姬就這樣成立了。

以三個月的時間練成了第一支舞,因為身體的缺陷,所以比平常人花更多的時間去練習,讓每個舞步都整齊劃一,「每個人都有比較困難的地方,因為我們了解,所以更能去包容體會。」蜀蕎老師說。

旋耀舞姬的魅力開始發光發熱,除了監獄、醫院或是學校的公益演出外,年底將造訪泰國進行公益演出,她們也希望可以跨出台灣這片土地,去幫助世界各地需要她們的人。

延伸閱讀

混障綜藝團官網

三立電視介紹混障綜藝團

《大愛人物誌》楊采蓉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報導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