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祥蝶報導】二OO五年八月二十一日,高捷泰勞因華磐仲介不當管理引起暴動。當時電視跑馬燈第一時間便出現「暴動!高雄捷運泰勞火燒宿舍」,隔天的報紙也用聳動的標題寫道:「高捷外勞暴動 燒屋抗警」。國際勞協秘書長顧玉玲說,台灣媒體處理外勞新聞,在未經證實前,一貫的未審先判。

「外勞的新聞總是跟『暴動、暴民』劃上等號。」她表示,新聞鏡頭裡混亂奔走的人影,輔以資方、仲介單方面說辭,畫面說明的正是社會對外來移工長期污名化的刻板印象。至於他們真正的需求在新聞風潮過後,就沒有媒體作後續的追蹤報導。

二OO六年十月七日在世新大學舉辦第三屆跨界流離國際研討會,顧玉玲發表「台灣的新奴工制度-高捷泰勞抗暴調查報告」,展示二OO五年八月,各大報對高捷泰勞事件所下的標題。在事件未明朗化前,媒體用「暴民、暴行」來形容這次的行動。

在目睹外勞宿舍,約二百多個床位的通鋪,擠塞在不到三百平方公尺的空間裡,媒體態度才轉變為「外勞受剝削、管理不人道」。但是,二OO六年三月,當高捷岡山宿舍再次突發性罷工,要求增加溝通管道時,媒體卻以「天之驕子、被寵壞了」來形容,直稱岡山算是模範宿舍,沒什麼好罷工的。

顧玉玲的論文提到,高捷泰勞受到妥善安置,遷入小港職訓中心後,華磐仲介對十四名泰勞提起民事告訴,求償近兩千萬,引起媒體各界撻伐。聯合晚報更以「華磐,鬧夠了沒?吃人夠夠、惡人先告狀、丟光台灣臉」為題,她形容這是台灣媒體第一次一面倒的同聲譴責仲介與資方,並追究政府單位責任。所有的社福、勞工團體精神為之一奮,原以為台灣媒體就此走向社會公義方向。

但在官司後,岡山泰勞抗議回鍋油炒菜、翻譯人員不足,罷工卻得到迥然不同的遭遇。媒體以「鬧罷工,變相休假」來形容泰勞自發性的行動,新聞內文版面配置資方出示有魚有肉的菜色,更有媒體說這群泰勞「根本是被寵壞了!」。顧玉玲說,問題出在內部缺乏溝通管道,意見反映多次不果,泰勞們擔心又回到二OO五年八月前的狀況,才以集體罷工方式,讓管理階層同意召開溝通會議。

「媒體的採訪過程是偷懶的。」她表示,儘管各家電視台派出SNG車拍攝報導,卻沒有讓泰勞直接面對鏡頭說出訴求,因為沒有一家媒體願意多花錢另請翻譯,還依賴對立的資方派出翻譯代言,單方採信管理人員說詞。當顧玉玲為媒體不友善的報導著急,一位泰勞笑著對她說,每當媒體要來採訪,伙食就會特別好,「來高捷一年多了,今天還是第一次吃到飯後甜點,有布丁欸。」

顧玉玲認為,台灣社會同情弱者,但也常用自以為是的正義之尺嚴厲度量,「被欺侮的,最好一路忍氣吞聲到底才能搏得同情。」。當泰勞主動提出要求,媒體所代表的主流意見,卻反過來指責其貪心。「他們不需要被同情!」,外勞們需要的是「溝通」,多一點翻譯,多一點管道,他們的意見要被聽見。

顧玉玲說,在異鄉異地討生活的外來移工,他們的不安全感並非我們能體會,新聞事件會過去,報導也會過去,但留下的卻是台灣社會對外勞的不友善,同時也目睹媒體的偽善與偷懶。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