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新激梗社劇團公開演出的畫面。新激梗社/提供

【記者許家嘉/台北報導】「其實生活就是一場即興劇,因為你永遠無法預知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現任萬華社大戲劇表演即興訓練工作坊講師、新激梗社劇團副團長的張亦暉表示,藉由即興的表演,他可以盡情揮灑自己,就像迎接生命裡不同的挑戰。

政治大學統計系畢業的張亦暉,不去從事相關的財經工作,只因為自己一點興趣都沒有!「父母當然會覺得有些可惜,但我很幸運的是,他們都有退休規劃,使我不用馬上分擔家計。」他笑笑的說道,大學時期就對演戲非常著迷,退伍後廣泛報名各種戲劇訓練,並參與各種劇團如優人神鼓、鬼娃株式會社、紙風車兒童劇團的演出,後來來到勇氣即興劇團,開啟了他即興創作的道路。

即興劇是一種無劇本的演出方式,由於無預知的劇情發展,常常會衍伸出荒謬又爆笑的橋段,也算是喜劇的一種。「即興劇的世界裡只有規則,然後讓每個人都有自由發揮的機會。」張亦暉舉例,以設定結尾的方式,規定開頭要說「從前從前」,結尾要說「這故事告訴我們……」,中間便讓演員自由發揮。訓練過較不注重表演技巧,以各種遊戲來達到即興的目的。

二OO八年七月,張亦暉與好友歐耶(曾彥豪)共同創立了新激梗社劇團,並在各社大開設相關戲劇課程,亦為儲備演員訓練。但與即興劇團不同的是,新激梗社有部分劇本,並設定角色、事件或劇情方向,只是在劇本裡某些部分挖空,留待演員與觀眾在互動中自由呈現。

張亦暉老師講解即興遊戲規則,並熱情地與學員互動。許家嘉/攝影

「新激梗社最大賣點非即興,而是互動!」身兼演員與編導的張亦暉認為,這樣的劇本創作是很困難的,因為要讓劇情照大方向走,但又要讓觀眾參與互動。像是他們最常玩的經典遊戲「紙條」,就是在演出前讓觀眾隨意在紙條裡寫下一句話,表演到某一橋段要用抽紙條並講出那句話,再解釋當下情況。觀眾會因為自己寫的紙條被演出而有共鳴,這就是他們享受在即興劇裡並能開懷大笑的原因。

在各社大開設戲劇遊戲歡樂抒壓工作坊,同時亦為新激梗社團長的歐耶,笑說帶團過程都像是玩樂!「團員平常都是上班族,卻各有其表演天賦!在與觀眾的互動中,反而給自己很大的能量。」但是也因為是非專業演員,可能對舞台有畏懼、不熟悉劇本而使故事無法進行下去,這些還是要經過一次又一次的排練,才能慢慢克服。

平日在外貿協會上班,這回初次體驗即興劇課程的小余,認為一開始大家用暱稱與互相握手的破冰作得很好,「來這裡主要是想增加自己公眾表達以及舞台表現的能力,而戲劇對於開發肢體很有幫助。」而就讀銘傳財金的小虎表示即興劇可以增加舞台經驗與抒發壓力,一舉兩得。課中也有不少新激梗社的團員,入團半年的小K本身從事魔術表演,「這裡的戲劇訓練對我在魔術教學上也很有幫助。」

問及最難忘的演出經驗,張亦暉興高采烈地分享他們受邀去東海大學表演的經驗。「演出前其實是有點擔心的,畢竟大學生平常就愛惡搞,很怕他們覺得不好笑。」但學生反應卻出奇的好!他回憶印象最深刻的是要抽出觀眾隨意給的道具當作武器,而自己竟然抽出一袋金魚!急智的他聯想到當時東海水源被汙染的新聞,指出這是一條食人魚與東海水,馬上令全場捧腹大笑,驚嘆連連!

上課過程中有許多有趣的遊戲,令在場的學員們各個笑得開懷。許家嘉/攝影

「十次即興,九次失敗。」張亦暉表示,即興劇的前提就是要讚頌失敗,有時候失敗了反而好笑,但是絕對不能退縮。他覺得即興最大的影響是在生活中能夠正面接受很多事情,「因為在即興的世界裡,你如果不去聽對方講什麼並配合他,表演就無法延續。」認為生活即是即興的他,把人生中每件事情當作一場場即興劇,勇於面對便能獲得掌聲。

在台灣,表演藝術屬於小眾市場,看戲的人不多,大多演員也無法只靠劇場維生。「一開始演戲時,收入常常不穩,雖然不到沒飯吃,但還是憑著一股理念才有辦法走下去。」如今編導演兼教學的張亦暉回憶之前的困境,感慨地表示,唯有靠著大家進劇場才有辦法吸引更多戲劇人才投入表演。認為「人生如戲戲如人生」的他,勇於實現人生的目標,更擁抱未知的挑戰,在即興舞台上,綻放個人價值的光芒。 

上課影片

【即興遊戲:造句接龍】

【即興遊戲:二字對話】

【張亦暉老師教學過程:解說課程與觀察學員間的互動】

【學員上課情形:練習即興遊戲的歡笑過程】

【上台驗收成果:以「如何防範性病」作二字遊戲】

【劇團課後排練】

延伸閱讀

新激梗社 

勇氣即興劇團

戲劇遊戲歡樂抒壓工作坊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報導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