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江慧婷/生命力報導】「我們不是癮君子,也不是瘋漢或乞丐,只是一個等待工作的人」這就是每晚路宿街頭、無家可歸的遊民,心中無奈的辯解。

凌晨十二點,位於馬來西亞最南端的新山市依舊夜夜昇歌,熱力不減。不過,沿著鬧市街頭走到另一端的辦公大樓走廊,儘入眼帘的是數十名「等工遊民」席地而睡,風殘路宿的景象。

新山市是全馬第二大城市,和新加坡僅有一橋之隔,素有「南方門戶」之稱。特殊的「新新關係」帶動兩地發展欣欣向榮,也吸引了其他縣市裡的外地人背景離鄉,前來新山尋找工作。現年四十五歲的阿財(化名),五年前從怡保(馬來西亞中部地區)南下新山工作,豈料近年經濟不景,百業蕭條,到處吹起裁員風,而他也受到波及,失業兩年,至今仍未找到穩定的工作。

新山生活水準高花費大,身上的積蓄一天天減少,無法支付房租,如今阿財只能每天睡在走廊上過夜。他說:「睡在這裡的,都是從外地來新山找工作的人,因為旅店很貴睡不起,就睡在這裡就能省一點錢,晚上就去KASTAM(關卡)廁所冲凉、洗衣服,一个個只收一零吉(折合新台幣約九元)。」

據了解,不少人都以為能在新山輕易找到工作,或是到新加坡賺取外匯,人們沒有料到近年大批外籍廉價勞工入駐新山,新加坡對勞工的管制法令越來越嚴謹,工作機會相對減少,滯留在新山的遊民也越來越多。

「外籍勞工的工錢便宜,只要能夠提供三餐,就算一天只有二十零吉(折合新台幣約一百七十元)都肯做。請一個本地人的錢,可以請三個印尼人,如果我是老闆,我也會找便宜的人來做工。」阿財說,過於低廉的工資破壞本地市場行情,外地人無法與他們分庭抗禮,更沒法以如此低廉的工資過活,外地人便將希望轉向鄰國新加坡。

據他透露,有時候一些承包工程的建築工頭會在早上,開著小巴士(公車)在馬新關卡附近找幾名散工,到新加坡充當一天的短期勞工,因此每天天一亮,至少有五十名分散在各處的遊民,搶先在關卡一帶徘隊,先到先贏。阿財無奈地說:「這種工作不是天天都有,而且僧多粥少,沒工作就沒飯吃,有些人以為我是乞丐,偶爾還有人會買飯給我吃。」

等工遊民常被污名化,人們除了當他們是「乞丐」,附近居民或是商家更是為他們冠上「癮君子」、「瘋漢」的稱號,以社會治安受到威脅為名,要求福利局官員上門驅趕或逮捕熟睡的遊民,令他們無法睡得安穩。

阿財曾被福利局官員捉進扣留,他說,捉進扣留所的遊民,只要有人擔保就可以出來,沒有人擔保就要關上三個月。「有錢早就去買飯吃了,怎麼還會去吸毒?!」他苦笑著說。

新山馬來西亞華人公會青年團秘書孫魯華受訪時表示,根據官方資料記錄,早在十年前,新山市深夜街頭已有遊民出沒,年齡介於三十至四十多歲,他們一心想到新山或是新加坡尋找工作機會。

據悉,遊民效應巔峰時期人數曾高達百人,當時受到執法單位的高度關注。不過資料顯示他們並沒有對當地治安構成威脅。孫魯華說,他曾向警方查證,在多次檢舉行動中逮捕的遊民,經過尿液檢驗後,幾乎百分之百的遊民都不是嗜毒者,沒有觸犯毒品相關法令,精神狀況也無異狀。

究竟該如何解決新山市特有的遊民現象?孫魯華直言:「短時間內很難找到解決方案,我認為他們應該繼續在新馬兩地找工作,藉著高外匯兌換率,慢慢存錢回家。」

阿財滯留在新山市兩年了,儘管對這種「處處無家處處家」的生活已感疲憊,但他卻不考慮回鄉。「我不想兩手空空的回去,其實不只是我,這裡很多人都一樣,我們都在這裡等著一個希望」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