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游皓雲/生命力報導】「同志」和「老師」兩個名詞,通常很難被聯想在一起,感覺上似乎有那麼一點衝突和不協調,因為「老師」給人的第一印象,就是要教育下一代,做一個模範,而「同志」所代表的意義,好像就沒有這麼正向。教師同盟的第一任會長阿寶老師表示,有些師範院校院學生,甚至因為自己是同志,而掙扎自己究竟要不要從事教職工作,擔心同志身份會成為教育工作的阻力。

「教師同盟」是一個完全由同志教師所組成的團體。這群在各級學校任職的盟友,因為同盟的成立,得以聚集在一起,藉由同盟互相交流意見、分享經驗。對於同時身為老師和同志,他們也各有不同的經歷和心得。

同盟的第一任會長阿寶老師表示,其實以他目前從事教職工作的情況來說,要去幫助學生處理感情問題、尤其是同志感情問題的情況並不多,因為老師並不容易主動發現學生可能會有這樣的問題,而且就算發現了同志傾向的學生,又要輔導些什麼?因為學生是同志,並不表示就一定需要輔導。阿寶說,老師在這方面,其實可以把握適合機會教育的場合,或是主動製造機會,自然地跟學生談論相關的問題。比方說如果剛好看到學生談話間談到同志的話題,或發現同性學生之間有親密的舉動,就可以趁此機會,主動跟學生談論此問題,並灌輸學生正向的觀念。

阿寶表示,大部分老師,在剛開始聽到學生可能有同志傾向的第一個情緒反應,很可能就是認為這學生「有問題」,或許需要接受「輔導」,而這樣的輔導和其他學生因為男女生之間的感情問題所需要的輔導,似乎是被老師以不同的眼光去看待的。阿寶說,老師們在處理同志個案時,很容易不自覺的模糊焦點,原本學生要求助的,可能是不知如何處理他和對方兩人世界之間的問題,但是當學生口中的另一半,是和他同樣性別的時候,老師們所輔導的方向,不知不覺就會演變成輔導性向的問題,而不是真正去協助學生處理感情問題。

同盟的第二任會長大尾老師,則對於同志教育的現況持較樂觀的態度。大尾說,其實現在這個世代的學生,有非常多的機會和資源,很方便的就可以去獲取這方面的資訊。而年輕一輩的老師之中,也有越來越多老師開始主動去接觸同志教育方面的議題,甚至像是他所任教的高中,演辯社每年辯論比賽的題目,幾乎都有像是「同志結婚該不該合法化」的演辯題目,顯示出同志議題已經不再像是過去的那種禁忌話題,大部分老師和學生也都能用正面健康的眼光,去談論這樣的話題。大尾說,由於目前高中並沒有輔導課,所以除非是導師或公民老師,通常在學校一般上課的時間,並沒有太多機會或時間跟學生談同志方面的問題,不過他有適當時機跟學生談論的時候,他都會先讓學生盡量去表達他們的看法,他再從旁給予意見,如果情況需要,他也會找一些適合的書籍、相關教材,讓學生參考。

至於老師本身的性向,是否會對教學工作上有任何影響?教師同盟現任會長,目前任教於桃園國中的男性段老師,是同盟成員裡,少數在校園裡表明自己性向的老師。段老師表示,他一開始之所以決定不隱藏自己的同志身分,最主要的原因,是希望給自己創造一個自在快樂的工作環境,況且現今法律條文中,並沒有明文規定對同志工作者要持否定態度,而在實際狀況中,他的表明身分也沒有引起任何後遺症。段老師自信地說,即便是學生家長,也從來沒有因為他是同志,而否定他的專業或對他有排斥的態度。而在學生的反應方面,一開始還是會有學生問他:「老師,你真的是同性戀嗎?」但時間久了之後,學生也就漸漸會對他完全認同,有一次學生甚至主動跟他說:「老師,我現在覺得同性戀不噁心了。」「老師你現在有沒有男朋友?」段老師認為,只要自己的專業是受肯定的,並不會因為同志身分,而影響到原本的工作情況。

段老師指出,社會大眾遇到同志問題,最容易犯的毛病,就是模糊焦點,他並強調,在輔導同志學生的過程中,應該要做的,是以一視同仁的原則,針對學生的問題去做討論和協助,而不是刻意去「放大」同志身分,而忽略了問題本身,這樣的輔導,只會越「輔」越「倒」,對學生沒有實質的幫助。 

延伸閱讀

教師同盟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