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力記者/林麗純報導】烈陽高照的下午,遠從日本來到台灣埔里的義工們分批分隊來到各個災戶家中幫助重建,在幾位懂日文的台灣大學生的幫助之下仔細地詢問災情之後,開始依各個不同的個案所需要的幫助協助災民。

經過九二一的災難之後的災民所需要的幫助是這一群義工所關切的。埔里有一位埔老太太的嫁妝被埋在震成瓦礫的家園之中,在義工們花費一個下午的挖掘找尋之後,雖然金飾已經被壓壞變形了,但是老太太看到找到了金飾失而復得的安慰及慶幸的笑容,縱使語言不通但是看到這樣的表情讓義工們忘卻了一天的辛勞。另外一戶人家的兒子的流年八字被壓在殘破家園的床下,這群來自日本的義工雖然並不很瞭解這一張流年的用途,但是也決定要派出一組人協助幫忙找出這一張寫著流年的紙。

如此重視災民的需要和心聲是這一群義工最大的特色,他們並不以自己的標準評判災民需要怎樣的物資的補助,而是以災民所需要的服務作為工作的內容。壓壞的嫁妝、寫著流年的一張紙,在許多人的眼中也許並不值得多少錢。但是在一夕之間失去一切的災民來說,這些都可能是紀錄著他們生活的一些紀念品,對他們來說失而復得的意義,可能是再多的補助金都比不上的。 

目前YMCA賑災中心的工作內容除了每天固定的義工服務隊的出隊之外,也包括了災區兒童臨時托育安親班和災區兒童週末營。服務隊主要由日本義工組成,分組指派到各個需要幫助服務的災戶提供協助。 

接受YMCA的義工幫助的災民余玉蘭看到這一群年輕的日本義工來協助她重整家園時表示,很高興看到他們來幫忙,很感謝他們所付出的愛心以及耐力。 

日本法政大學的學生渡邊雄志在幾天的義工工作之後表示,之前在學校常常受到一位來自台灣的學長照顧,這一次隨學長來到台灣從事義工的工作是件有意義的事情。談到從事義工的感想,他說:「來到台灣看到埔里的人們都很樂觀,覺得很難得,而且台灣人都非常親切,不管到哪裡都有人拿水果或是煮好吃的料理給我們吃。」至於這次工作印象最深刻的事情,他說:「在災區遇到一些年長的老婆婆及老爺爺的時候他們都可以講一口流利的日語,讓我回想到以前歷史上日本對台灣所做過的一些事情,雖然以前就知道這一些歷史,但是真正接觸到經過這一段歷史的人對我來說是一個很大的震撼,也讓我開始思考歷史上日本所曾經對亞洲所帶來的影響。」 

來自日本東京YMCA的三島和康是第一次來到台灣,這次的義工活動他是隨著日本YMCA的一群人一起組隊前來。一個禮拜的義工服務中他曾幫助災民拆除毀壞的房子以及在小學裡協助學生上課。三島和康表示,工作當中語言不通是最大的障礙,溝通不是很方便導致災民資料的收集有些困難。但是,很高興這次來到台灣作義工,覺得台灣人很隨和,也很高興看到台灣的災民都很有精神。 

擔任YMCA埔里義工中心的偕進義表示,從事義工服務的活動所獲得的是幫助別人的喜悅,在這樣的工作當中交結朋友,共同傳達愛心關懷以及學習團隊的精神。

義工的工作,跨越了國界以及語言,微笑代替溝通,更完美地表達了一些感謝以及感想;到目前為止,已經有許多日本的義工來過三次甚至四次,自費來台從事義工的工作。尊重災民的心情,提供他們所需要的服務是這些義工存在的目的。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