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王琬婷/台北報導】為催生國會透明化改革,公民監督國會聯盟拜會立法院長王金平表達訴求,王金平表示依慣例院長、副院長不會承諾或支持連署,但將在其職權內,積極推動國會透明化。王金平並未說明確切時間規劃,國會透明短期內機會不大,台北大學公共行政暨政策學系專任副教授鄭又平說,雖然困難重重,有幾股力量是關鍵角色,專業新聞從業人員、民間社團、網路上公民力量、學術界和大學生。

公民監督國會聯盟執行長何宗勳表示,目前立法院委員會不開放旁聽,院會雖可旁聽,但有三十分鐘的限制,這樣的制度之下,等於民眾完全無法得知國會的運作情形,也無法監督這些高薪的立委們,是否真的有做事來回報選票和人民繳納的稅金。

鄭又平表示,台灣立法院是院會中心主義,朝野協商幾乎成為國會內部運作最重要的機制,其中的利益分配是大家都看不到的。國會改革的聲浪由來已久,透明化的議題在最近幾個月才被廣泛討論,就是因為人們逐漸發現,雖然選舉制度的改革有助於淘汰立院偏風,但席次減半也造成了立委權力的擴張,這樣的改革是不夠的,必須讓議事程序、投票、質詢發言等真實呈現在國人眼前,才能破除立院密室協商的陋習。

一黨獨大的國會現狀,何宗勳認為,若有人監督,便可改善其為所欲為的情形。鄭又平說,國會透明化的必要性不是因為一黨獨大,或是針對某一政黨,而是整個國會必須對選民負責,不能流於權貴和利益團體的操縱。

王金平會見公督盟時表示,議會過程全部上網的工作正在進行,由於網路安全的考量,沒辦法「即時」,大約會延遲約一個小時。關於電視轉播的作法,則將由黨團各派出一位代表,偕同國會記者聯誼會、公視及學者專家,組團出國考察。

何宗勳說,院長雖已表示會開放網路直播,但何時並不確定,還有其實出國考察的必要性也不大,這些可能都是推延戰術,因此他們會不厭其煩的催促。鄭又平也說,推動國會直播最大的阻力便是來自立院內部,這是立法院整個共犯結構的問題,因此立委很難跳出來支持,立院高層也不會積極去推動。

鄭又平表示,媒體經營者受限於商業和政治力量,對此議題大多是採表面推動,實質原地踏步的手法,但新聞從業人員可採取被動姿態持續關心,仍有輿論發酵的空間。學術界和大學生則一直站在改革的先鋒位置,再結合民間社團和網路公民媒體力量,這些便會是國會透明的希望所在。

早年有些有線電視有所謂國會頻道播出立法院開會情形,但收看率不高,因此逐漸消聲匿跡。公督盟政策專員吳鴻駿說,他們也有預想到播出國會直播後,短期內可能不會有什麼人看,但希望慢慢培養民眾收看的習慣,還有若有攸關自身利益的法案的話,民眾就會有看的動機。鄭又平說,國會直播的收視率絕對不會高,嚇阻效果卻很好,因為這是可以看得到的,有些事就算一時矇混過關,在東窗事發時,這些都是最好的呈堂證物,而且以他過去在電視圈的經驗,直播國會的成本不高,對民主的提升,國會效力和問政品質等都有很大的幫助,是值得付出的代價。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