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梁少威/生命力報導】楊淑如的阿嬤曾經是慰安婦,由於她阿嬤的關係才加入婦援會工作,她曾代表已過世的阿嬤到日本出庭,她表示:「坦白說,希望阿嬤們的晚年能過得好就好了。她們經過心理治療後才漸漸恢復,總是看她們聚在一起聊往事,聊到最後全部都抱在一起哭了,但透過這樣的互相傾訴埋藏心中五十多年的秘密,她們的心理上是得到治療了。」

二○○二年十月十五日,前台籍慰安婦請求日本政府損害賠償訴訟案,經日本東京地方法院判決駁回所有要求。這樣的結果對於三年多來,努力向日本討回公道的阿嬤及婦援會志工們,無疑是沉重的打擊,雖然當時日本義務律師團表示將在二星期內上訴,但至今進一步上訴行動仍未展開,台灣慰安婦的平反更顯得雪上加霜。 

婦女救援基金會社工督導賴采兒表示,三年多的訴訟,我們一共出庭十五次,三十七個個案由九名原告阿嬤代表出庭。這期間,日本方面的義務律師一直很幫忙,因為他們也認為當年的日本政府十分不對,雖然在日本收到不少黑函罵他們是賣國賊,但他們仍秉持公正原則為阿嬤們打官司。 

「日本方面一直不肯妥協的原因可能有兩個。」賴采兒透露,「第一,是覺得丟臉,因為這在歷史上是史無前例的;第二,是因為無力賠償,由於這事件可能牽扯到當年廣大戰爭受難者賠償一事,包括南京大屠殺、各國慰安婦、強制徵兵、強制徵招勞工、七三一部隊等受害者的賠償,以日本目前經濟狀況可能無法負擔這龐大支出。」 

「婦援會目前正極力爭取日本國會參議員對慰安婦議題的支持」賴采兒說,經過多年的努力,已有一百三十五位日本參議員同意在這議題上支持慰安婦,但日本國會有四百多位議員,要取得半數議員同意仍需努力。 

至於國內方面對慰安婦的援助,賴采兒則指出,目前已立法通過規定內政部每月必須發給前慰安婦阿嬤每人一萬五千元的生活費以及健保全額補助。除此之外,內政部還代墊日本民間基金企圖賠給阿嬤的每人五十萬元,用意是使阿嬤們拒絕接受日方無誠意的賠償。 

對於阿嬤們與日本政府的官司,賴采兒則無奈表示:「韓國政府是領導全民在聲援他們的慰安婦,他們也因此贏了一場在日本下官審判的案子;我們的婦援會帶阿嬤們到日本打官司時,我國駐日代表日本交流協會則完全不出面,政府也沒有公開支持我們的慰安婦,甚至不談一句話。」 

賴采兒表示,目前婦援會與政府最大的妥協,就是內政部維持對阿嬤們一定的補助,還有落實教育下一代歷史的真相。如果不讓下一代認識這段史實,未來年輕人可能根本不知道這段悲慘的事件,只是盲目地哈日。 

婦援會的企宣人員楊淑如則表示,這是國際性的議題,台灣政府也只能提供檯面下金錢的援助,檯面上的出面牽涉政治問題,政府的推動十分困難,因為慰安婦的問題是六十年前的事,政府可能考慮全局才有此作為。 

楊淑如的阿嬤也曾經是慰安婦,由於她阿嬤的關係才加入婦援會工作,她曾代表已過世的阿嬤到日本出庭,她表示:「坦白說,希望阿嬤們的晚年能過得好就好了。她們經過心理治療後才漸漸恢復,總是看她們聚在一起聊往事,聊到最後全部都抱在一起哭了,但透過這樣的互相傾訴埋藏心中五十多年的秘密,她們的心理上是得到治療了。」 

楊淑如透露,未來勝訴是很難了,因為國際法規定戰爭受害的追溯權是五十年,日本政府則規定二十年,且一切訴訟都依日本法律規定,且身為歷史證人的阿嬤們日漸凋零,由子孫輩來控訴日本則立場更顯薄弱。若經過三、五年後還是敗訴,未來能做的也就是教育落實,讓下一代知道這段歷史。 

「我們曾經對於小學生做過問卷調查,發現百分之八十的小學生了解慰安婦事件是由媒體而非上課用教科書。這顯示我們教科書對於慰安婦的歷史陳述不夠。」賴采兒透露,「我們最後能做的也只有照顧好阿嬤們的身心,現在也有越來越多的阿嬤敢站出來控訴日本政府,因為接受了心理治療。未來我們的使命,是讓年輕人知道,這不是仇日而是了解歷史的真相。」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