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0157 (1)

【記者紀婉婷/臺北報導】「在剛拿到白手杖的那一刻,我心中非常激動,因為這讓我有很真實的感覺,我這輩子真的看不見了。」中途失明者張雅惠在台灣數位有聲書推廣協會舉行的中途失明者生命故事分享座談會上,分享自己從意外失明後的心路歷程。

今年廿九歲的張雅惠在一月拿到國立台灣科技大學機械工程機械研究所碩士學位,但一般人根本難以想像,這樣傑出的成就卻是張雅惠在雙眼失明後做到的。原本就讀台科大機械工程所的張雅惠在二○○四年因熱處理實驗爆炸意外,臉部遭受兩、三百度的高溫衝擊,從此失明並造成顏面傷殘。

後來半年內就接受了廿幾次大大小小的手術,無論是換眼角膜、補眼皮等,「那時候已經變成一個循環了,從燒燙傷中心做完手術轉往眼科、整型外科,再回到燒燙傷中心。」張雅惠表示,一連串的手術真的非常痛苦,大腿上也因臉部植皮需要而有許多疤。但自己還是很幸運有家人和從未因這場意外而提出要與自己分手的男友陪伴。

家中遇到這樣的事件時差點發生家庭革命,張雅惠說,因為姊姊認為應該申請殘障手冊及補助,但父親認為張雅惠一定會恢復視力,但最後父親還是因為家庭經濟因素而含淚簽下同意辦理張雅惠的殘障手冊。

張雅惠一連串生活自理、定向課程的學習都是全家一起聽課,慢慢的也建立出全家人相處的模式,如不會隨意擺放張雅惠的東西,讓他隨時能夠按照記憶與習慣動作,不需依靠家人協助。張雅惠說,因為家中之前妹妹也剛生完一場大病,自己又發生這樣的意外,父母在那一段時間真的非常勞心勞力,也因此自己一直保持一個中心思想,要獨立生活,不要因為這場意外而帶給家人負擔。

不願放棄學業的張雅惠在失明後開始學習使用盲用電腦軟體,如導盲鼠、大眼睛等,但剛開始聽語音時很難適應,總會不耐煩,但隨著時間也慢慢適應,之後更因怕注音輸入法的錯別字較多,開始學習如何以盲用鍵盤打無蝦米輸入法。張雅惠說,真的很感謝姊姊無怨無悔的付出,始終以無限的耐心與愛心在一旁陪伴她,當她遇到問題時,只要叫一聲,姊姊立刻會過來幫助她。

適應盲用電腦後開始重新回到學業上,張雅惠表示,對研究生而言,要改變論文的題目真的需要很大的決心,因為所有的研究要重新開始,但她無法接受學長願意給她實驗數據來發表論文的好意,「我要對得起自己的眼睛,更何況我是真的喜歡念書」,於是與當時的指導教授討論論文應該怎麼辦,最後決定作一個與盲人相關的研究。

張雅惠說,有半年的時間唸書真的非常痛苦,過去一兩個小時能唸完一份論文,現在卻必須花費多好幾倍的時間聽語音,而且剛動完一連串的手術,身體非常虛弱,那個冬天就算蓋著六條棉被都還會冷的發抖,因此有三個月的時間每天晚上張雅惠都趴在書桌上哭。

雖然那時真的很痛苦,但時間也是很好的藥方,再來,好的輔具真的對一個需要幫助的人很重要,有好的盲用輔具和姊姊及男友的陪伴,張雅惠以自己的意志力堅持下去,並完成了碩士學位。

有聲書推廣協會先前曾出書:《媚力新視界》,其中匯集十位後天失明的女性分享自己在面對失明時的心路歷程,更利用社會局的補助從三月起至十一月,在每個月的最後一個星期六舉辦「中途失明者生命故事分享座談會」,邀請書中的十位女主角分享經驗,有聲書協會秘書長李秀鳳表示,這樣的活動就是希望其他尚未失明的中途失明者也能透過這樣的經驗分享,了解自己未來可能面對的問題。

此次到場聽演講者十一位都是中途失明者及其家人,有視網膜色素病變、青光眼、白內障、視網膜剝離等不同的原因,除了聽張雅惠分享經驗外,他們也彼此分享自己的經驗,因為高度近視引發弱勢的小叮噹說,來聽這場講座是希望能了解如何適應失明後的困境和如何回到職場,而且像這樣大家聚在一起還可互相討論生活如何回復,是很不錯的。

延伸閱讀

台灣數位有聲書推廣協會

小檔案 視網膜色素病變 視力漸失

青光眼簡介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