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力記者/李紋鋒報導】現任台大醫院護理部代理督導長張慈惠在經歷她的學姊發生嚴重燒傷意外而去世之後,她毅然決定踏進燒燙傷重症護理的領域,而且一路走下來就是十年。

民國七十六年張慈惠從台大護理系畢業之後,就在台大外科部門實習了三年。民國七十九年,與張慈惠要好的學姊才剛新婚。有天因為在洗澡的時候停電,張慈惠的學姊就想出來看是怎麼一回事。可是當時她沒有注意到瓦斯已經外洩了,所以在張慈惠學姊點火的瞬間就發生了瓦斯氣爆。張慈惠說:「除了腳底板外,學姊全身幾乎都是三度灼傷。」 

這是張慈惠第一次接觸燒傷病患,她說:「在進去看學姊的時候,我在那兒站了五分鐘,居然想不起學姊的長相。」 

因為嚴重灼傷的關係學姊的臉很腫,當時主治的醫師還告訴她之前學姊的臉是平常的兩倍腫。而且旁人都告訴張慈惠說學姊的意識已經不清楚了,但張慈惠說:「我有叫學姊的名字,而且我確定看到她有點點頭。當時我的心裡非常難過,因為不知道我能幫助學姊什麼?」 

後來在民國八十二年,當時已經是燒傷加護病房護理長的張慈惠,就決定到美國德州進修燒傷重症護理,而在回國後繼續在台大為燒燙傷病人服務。 

照顧燒燙傷病患本來就不容易,的確是勞心、勞力、勞情。張慈惠也說:「有不少護士無法接受照顧外貌毀形的病人。」而且工作辛苦的程度可以從張慈惠以前總共帶三十四個護士,目前只剩二個可以看的出來。平常病人比較少的時候,燒傷部門的護理人員可能還要去幫忙其他的部門。但因為燒傷護理需要經過訓練,所以在她們很忙的時候是沒有支援的。 

此外,身為護理長可能還要負責處理家屬的情緒。常常在下班後,家屬一句「護理長可不可以跟你聊一聊?」一聊就是二、三個小時。張慈惠說:「有時處理家屬之間的關係還比照料病患要來的困難。」 

以前張慈惠也曾為付不出醫藥費用的病患家屬或者其他就醫需要的文件簽名作擔保人。張慈惠曾替一個被煙火灼傷的小女孩作保,因為他們家經濟有困難,所以還有二十多萬的醫藥費繳不出來,可是之後聽說他們都不曾回來繳過錢,所以這筆錢就必須要請醫院的法律部門來追。後來就有同事告訴張慈惠可以交給社工等比較專業的團體去作,不用老是幫病患簽文件、作保人。張慈惠說,女人的心都比較軟,那時候都想說把「情」放在第一優先,「法」的考量就比較後面。 

燒燙傷病人住院往往都要住的比較久,也因為護士幫病人作包紮、換藥、回來醫院復健等長期照護工作,所以燒傷的病護關係不是說隨著病人出院就會結束。張慈惠表示,因為社會大眾對痊癒後的燒傷病患在工作方面不是能夠完全的接受,如他們可能無法像常人一樣握筆、寫字而不容易找到工作。所以像這些病人就會把曾照顧過他們的護理人員當成朋友一樣,有時還會回來看看我們。 

張慈惠總是記得以前學生時代上護理導論,余玉眉教授上課時說的一段話,她說,護士的工作不是燃燒自己、照亮別人,應該是幫助他人、成長自己。張慈惠說,這段話雖然平常,但是在她十幾年的護士生涯中從來沒有忘記過,也是支持她一路走來的動力之一。 

張慈惠還說:「其實作護士也要自己有興趣,而且喜歡跟人接觸才能作的長久。」目前張慈惠有出國繼續進修念博士的打算,問她回來後是否還投入燒傷護理工作,她的回答是:「當然囉!」。 

延伸閱讀:

陽光社會福利基金會

社團法人高雄市春陽協會

兒童燙傷基金會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