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力記者/朱立人報導】大安高工補校印刷科三年甲班的學生平均大約只有十七、八歲,在其中卻有一名已經二十五歲的女學生特別引人注目,一部分可能是因為年齡的差異,然而最讓人注意的是她瘦弱的身子。由於小時候的悲苦命運,讓她嚐盡人間冷暖,後來因為過於勞累,加上營養不足,導致慢性腎臟病,一周必須洗腎三次才能維持生命,這個可憐的女孩子叫做張世珍。

大多數人的童年都是在父母細心呵護下平安度過的,然而對張世珍而言,卻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張世珍說,由於母親未婚生子,在當時保守的社會中是必須承受很大壓力的,所以從她一出生,就被母親拋棄,而父親則不知去向,到五歲之前都是由住在台南的外婆扶養長大的。

 

外婆過世後,張世珍被安排給舅舅領養,可是舅舅跟母親的關係並不好,對待張世珍也不像對待自己的外甥女一樣,張世珍說:「他們家覺得我是多餘的,何必多花錢養我,所以他們就把我當作佣人,他們全家七個人沒有一個對我好的,家裡面大大小小的事情都要我來做,做得不好還會被打、被罵,甚至不能吃飯。……有時候我真的很羨慕我舅舅家裡的那一條狗,牠吃的東西都比我好。有一次我事情沒做完,就被舅舅的小孩罰不准吃飯,可是那一天我真的餓得受不了了,只好去拿狗的飯來吃。」 

一般人七歲就必須上小學唸書,但是張世珍想讀書卻被舅舅拒絕,張世珍說,九歲的時候,她很羨慕舅舅的小孩可以讀到高中大學,所以也跟舅舅談她想要唸書的事,可是舅舅卻說對她說,沒有必要讓她唸書。 

九歲是張世珍改變命運的一年,有一天她因為做錯事,被兩個表姐打得遍體鱗傷,於是離家出走,張世珍說:「當時我也不知道是哪來的勇氣,只覺得只有離家出走,我才能得救,才能活得下去。」後來張世珍被一對好心的夫婦收養,讓張世珍唸小學,視她如己出,可是這段快樂的日子只維持了五年。 

由於張世珍的母親嗜賭,國小五年級下學期期末,當時十四歲的張世珍被親生母親私下從台南的學校中帶到台北,把張世珍送到職業介紹所,後來在一家餐廳當幫傭,張世珍說,在這家餐廳五年的工作期間,所有的薪水全都被母親拿走,而她卻不能離開,因為身份證件全都在母親手上,好在餐廳的老板娘可憐她,付了一筆錢給張世珍的母親,要求把張世珍的戶籍獨立出來,這才使得張世珍獲得自由,但是從此後張世珍卻再也沒見過她的媽媽。張世珍說:「以後如果有緣的話,我們還會見面的。我覺得我對我母親已經做得夠多了,可是她卻沒盡到為人母的責任,……所以我很討厭過年過節、過生日,我不要什麼生日蛋糕、生日禮物,我的願望很小,只想要在我生日那一天,有愛我的父母親對我說『生日快樂』而已。」 

此後,張世珍就自己一個人租房子半工半讀的繼續她的學業,進入大安高工補校的第一年,由於長期的營養不足,加上工作勞累,造成腎臟逐漸壞死,後來經過醫生的診斷,宣佈她罹患了腎衰竭,張世珍說,當時她相當的自暴自棄,甚至有輕生的念頭,後來在社工人員的輔導下,才漸漸變得比較樂觀。 

現在張世珍每週必須到醫院洗腎三次,大安高工陳主任教官說,既使如此,張世珍卻很少曠課,學業也維持良好的成績,學校裡的教職員也都相當關心張世珍。未來張世珍準備報考初等公務人員,再報考大學的推廣教育,繼續她最喜歡的上學讀書。 

目前張世珍在國科會當工讀生一個月大約領一萬多,台北市社會局每個月又提供七千元的補助,張世珍說:「這樣就夠了,除了醫院的掛號費、三餐、房租以外,平時我不花什麼錢的,每個月我還可以存一點錢,為以後念大學做準備。」 

張世珍說:「我很滿意現在的生活,雖然沒什麼錢,可是跟過去的苦日子比起來,現在的情況已經讓我很滿足了,更何況我不是最可憐的,世界上有比我更可憐的人,而且只要人生還有目標,就會有想辦法讓自己活下去的勇氣。」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