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勢媽媽再就業 傳統布包變潮包

【記者李宜佳、盧冠雯/新竹市報導】在台語和客語中, 水都是漂亮的意思。從新竹九讚頭村起源的「台灣水色」,放手讓年輕人發揮創意大膽設計,聘用能夠熟練使用縫紉機的弱勢媽媽,一針一線手工製作出時尚美觀又耐用的布包。二〇一四年四月,工作坊搬到了新竹內灣,在遠離大都市的這裡,台灣水色正努力地編織著一個變得越來越好的夢想 — — 打響品牌而能夠維持這個平台,去幫助更多的弱勢家庭、社區。

年輕人外流 台灣水色應運而生

當初台灣水色會成立,是因為九讚頭文化協會的吳明忠理事長,二十多年前就致力於社區營造工作,看到年輕人外流現象嚴重,想要做點事情來幫助九讚頭社區。社區的許多媽媽們都會使用平車縫紉機,再加上剛好有一批二手縫紉機,就買下來開始了台灣水色。

二〇一一年一月,台灣水色成立,一直以「幫助」為理念,致力於改善社區弱勢媽媽的經濟狀況,並且想要將這種幫助的理念傳播到其他縣市,也曾經把一些訂單採取家庭外包代工的方式,交給桃園縣需要經濟來源的媽媽。這種幫助其實是雙向的,一方面台灣水色幫助了媽媽們得到一份工作,增加生活收入;另一方面媽媽們也同樣幫助了台灣水色製作好的產品,讓台灣水色可以接到數量比較大的訂單。

以「幫助」為理念 協助弱勢家庭

在台灣水色工作了三年多的媽媽張美美(化名)說,以前曾經在玩具廠內做娃娃,但是工廠都往大陸遷移,以至於倒閉,後來做過學校的志工,也在社區幫老人家量血壓,但都沒有固定的工作。加入台灣水色以後,既可以重新做自己的老本行 — — 縫紉,也可以增加經濟收入。

美美的兒子與媳婦婚姻生活並不美滿,最後選擇離婚,多年來美美和自己的老伴一起協助撫養孫子,但是近年來,美美的丈夫和兒子相繼患病,生活的重擔就落在了美美一個人的身上。為了給丈夫和兒子治病,也為了讓孫子能夠健康快樂地成長,不輸在起跑線上,美美無時無刻用工作來維持家庭生計,除了以自己精湛的縫紉手藝來工作,甚至還要兼差簡單的攤位經營。即使身上背負著生活的壓力,但是美美在台灣水色中並不滿足於那一份薪水,她還有一個想要把縫紉技術重新發揚光大的夢想,在她眼裡,縫紉機就像是無價之寶一樣的存在。

在台灣水色縫紉的媽媽張美美(化名)。

為愛返鄉 發揮創意

台灣水色的內部構成人員並不多,有五位媽媽,其中三位縫紉,兩位負責剪布、負責管理細節的彭康明先生、設計師虹穎和純純,還有新竹誠品書店中運營台灣水色專櫃的店長。虹穎和純純作為主要負責人,除了擔當設計師以外,更是身兼數職,但她們的分工亦十分明確:純純負責接洽、宣傳工作,而虹穎則是偏重在生產上。

設計師虹穎是竹東人,也是土生土長的客家人,大二暑假那年申請校外實習,因為專長是平面設計,所以申請的是新竹文化局的實習工作,最後被分配到台灣水色,在兩年工讀以後,於二〇一四年初轉入正職,正式加入台灣水色。對虹穎來說,留下來是緣份,到大城市去工作會比留在鄉下進步更快,但是和叔叔阿姨們在一起會有家的感覺,濃濃的人情味也吸引著她留下來。最讓她動容的是,二度就業的媽媽為了需要經濟支援幫助的家人,放棄了閒適的退休生活,再次開始工作,為家庭無私地奉獻與付出。另外,在台灣水色,她可以獨立完成天馬行空的想像,盡情發揮創意,這也是她認為自己可以得到空間發展的原因。

被問到對還感到迷茫的年輕人建議時,虹穎說鄉下的條件或許比不上大城市,但是在這裡滿滿的擁有著一路成長的回憶。年輕人有著一腔熱血激情,可以多多思考家鄉需要什麼,可以怎樣去讓家鄉變得更好,能夠為家鄉發揮創意,既是對家鄉的回報,也是對年輕人不一樣的挑戰。

台灣水色設計師虹穎。

爭取突破 展望未來

在台灣水色,年輕、富有活力的設計師,和技術純熟的媽媽們是很奇妙的組合,設計師會比較著重對市場時尚的跟進,但是有時候媽媽們會覺得有縫紉上的困難。虹穎說,每到這種時候,就會與媽媽們進行深入的溝通和解釋,並且大膽地進行嘗試,爭取做出一些突破。目前台灣水色的包包還是以進貨時購買的布料上的圖案為主,設計師將不同的布料進行搭配組合,呈現出時尚感和潮流感,而未來將會嘗試更多不同新造型的包包。

台灣水色印製的內灣明信片。

目前台灣水色在新竹誠品擁有一家實體店面,另外在網絡銷售平台Pinkoi也有開店,也有經營Facebook粉絲專頁。在粉絲專頁上,一般是與客人進行交流和互動,在給客人做咨詢服務的同時,也可以瞭解到客人的需求,在設計和選色時加以參考。

台灣水色希望可以將一個個手工縫紉的包包賣到更遠的地方,例如在中國的暖島網上設立平台,利用網路來拓展大陸市場,想讓更多人看見媽媽們的好手藝,也讓台灣水色能夠繼續維持下去,秉持著「幫助」的理念,繼續幫助更多的弱勢媽媽們。

延伸閱讀

Pinkoi|台灣水色

老裁縫新創意 花布包變潮包

台灣水色New Taiwan Vision

老針車+兩代女人 縫出台灣水色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