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張思潔/生命力報導】小摩拉子壘球隊,是一支由拉子所組成的壘球隊。拉子,從英文「lesbian」翻譯過來,是女同志的代稱。

二○○一年九月,一著名女同志BBS站「壞女兒」上有人提議舉辦壘球球聚,邀集所有愛好運動的拉子來共襄盛舉,第一次的球聚就有十八人參加,在往後陸續舉辦的球聚中,球員們慢慢的凝聚出一個隊伍的共識,在十一月的時候,球隊正式成軍,當時仍未有正式名稱。

球隊的現在的名字叫小摩,球隊經理泡泡(化名)笑著說:「其實會取這個名字主要是因為大家當時都騎摩托車。」經理與隊長將討論出來的隊名貼在版上讓大家決定是否採用,在眾人都沒有意見的情況下,「小摩」這個隊名就此誕生。而小摩隊的英文隊名叫「Moreles」-More lesbian-意思是說,希望有更多的拉子能加入球隊。目前小摩隊已有自己的網站,也有自己的BBS版。

球隊到目前成軍已屆半年,現在正式球員共二十七人,隊員的年齡從十六歲到三十二歲都有。每個星期天下午是他們固定練習的時間。半年以來,她們歷經了三場比賽,跟高雄的拉子壘球隊的比賽是第一場,後來則和某大學女壘隊有過一次的正式比賽及一場邀請賽。

泡泡指出,從去年十一月到一月這段期間,是球隊存亡最關鍵的時刻,當時來練習的人數總是來來去去,往往無法湊足十人,而與高雄拉子壘球隊的比賽也在十一月,在人數不足的情況下,球員慢慢的開始意識到加入一個球隊並身為一個隊員該有的責任感。當時隊員們負笈南下,遠征高雄,由於沒有住處,一夥人克難的住在泡泡的朋友家。比賽的最後結果雖不理想,但是當時大家的感覺是一起為著一個目標去做一件事,隊員開始凝聚一個球隊該有的團結意識,這是小摩隊成軍以來的一個轉捩點。

小摩隊的二壘手洪玲本身就是個愛運動的女生,她打趣的說:「本來想說運動會變瘦,所以進了壘球隊,但是效果好像不是挺好。」在一開始她常常受傷,但是因為進入了小摩隊,她認識了很多人,到現在,小摩隊已經變成了她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份。

一壘手阿新,也是小摩隊BBS版的版主。七十一年次的她,目前還在唸書中。她從國中開始就愛打棒球。在沒有加入小摩隊之前,假日她總是閒待在家裡,加入小摩隊後,她開始著手申請隊版,讓隊員透過在BBS站上的聊天交流,凝聚情感。身為一壘手的她,球常會往她那傳,這對她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挑戰。

鎮守右外野的小雯,大學就是系上的壘球隊員,在去年九月聽聞小摩隊即將成立,於是就邀大學同學小龜一起加入。本來是投手的她,因為大學時代曾經受過傷,臂力降低,所以改守右外野。她將自己定位為球隊的參與者及觀察者,在球隊的聚會裡,她常常會觀察及思考隊員們在團體理所扮演的角色及互動情形。比起比賽的結果,她更重視賽前練習的過程,因為小摩隊是一個透過打球拉進拉子之間距離的團體。

小龜,小摩隊的捕手,她認為自己是一個內向的人。她說:「要不是小雯跟我結伴一起來,不然我怎樣也不可能進入小摩隊。」在一開始的球聚,她總是悶悶的一個人在旁邊打自己的球,參加了兩三次以後,在一次打完球之後的聚會裡,她才開始對大家有所了解,也才漸漸融入團體中。她表示,參加球隊對她的球技及人際關係上都有很大的幫助,在以前,因為個性內向及資訊封閉的關係,她認識的拉子不超過五個,而現在她卻可以認識好多人,也更加認同了自己女同志的身分。打球技術上也因此有了交流,因為她的打擊率不是很好,球常常打不出去,她永遠記得在隊友的幫助下她第一次將球打出內野的那種感動,這是以前一個人打球所沒有的感覺。

經理泡泡,原本喜歡打的是籃球,後來因為女朋友也是球隊的一員而加入了球隊擔任經理的工作,因為之前打籃球受過傷,所以她不常出外走動,加入了球隊之後,可以讓她每個星期都外出走走,她的個性也因此開朗不少。

小摩隊,是一支充滿著陽光及快樂的球隊。阿新表示,小摩隊是一個希望,是一個女同志靠著球棒凝聚力量的團體,讓許多想認識同伴又喜歡運動的拉子,不一定要跑T Bar等傳統女同志聚集的地方。小龜則表示,現在同性戀總是被突顯在一些社會案件中,如箱屍案。這也導致社會大眾對同性戀會有較悲觀的誤解。這樣子一個蘊含著快樂因子的球隊的產生,可以為同性戀帶來正面的形象。球隊的隊員們都不希望自己以及所有的同志被當作是社會的弱勢,她們表示,只要這樣的性向不被看做是一種異類,她們就不認為自己是社會的邊緣一族。

延伸閱讀

台北小摩壘球隊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