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士琦報導】「我曾經遇過飛彈,卻大難不死,不過還是逃不掉命運的安排。」樂生院民朱祥斌感嘆道。

朱祥斌,八十五歲,河南人。十九歲時離家當兵,一九四九年跟隨國軍來到台灣,曾經擔任過傳領兵和班長。一九六六年時,因為覺得全身發癢,來到樂生院治病,也因為此成為了樂生院的一分子。

回憶傳奇的一生,朱祥斌表示當兵的日子雖然辛苦,可是卻也有難忘的地方。當兵時他曾參加部隊上的田徑隊。「那時候我的強項是撐竿跳,不過那時候根本不會有正式的場地和竿子給我們練習,所以我們都是用竹子當竿子來練習的,也有很多人因此而受傷。」他形容道。他表示,雖然很危險,不過卻為枯燥的軍人生活帶來一點娛樂。

當兵時,他曾經死裡逃生。「那時候在上海打仗,有一次我在河邊洗手,突然耳邊傳來巨響,才發現有一顆飛彈在我身邊落下。那時候我真的嚇到了,動也不敢動,生怕它隨時會爆炸。」朱祥斌猶有餘悸的形容道。幸好,那顆飛彈失靈了,讓他逃過死亡,可是卻逃不了病痛的折磨。

雖然命運弄人,讓他來了樂生院,但他還是樂觀以對。自從樂生院在一九五四年慢慢開放病人回家後,他就在一九七三年退伍後,搬到梨山自力更生。五十二歲開始在早餐店工作,有豐富的炸油條和做包子的經驗。工作了五、六年後,因為行動開始不便,所以才又搬回了樂生院。

「伯伯很慈祥,也很樂觀。平時很愛跟我們分享他的經驗,有時候還會像一個小孩子一樣地跟我們賣弄。」服務朱祥斌的志工余麗莎表示。她說朱祥斌的桌下放了很多他出國旅遊和他在大陸的姪孫們的照片。他會逐一地為他們介紹照片上的人事物。「朱伯伯去過很多地方,意大利、德國、威尼斯、荷蘭等等。他還會常常回大陸去看看他的姪子和姪孫。」余麗莎說。

現在的朱祥斌因為行動不便,所以很少出去了。不過他還是會每天在院內散散步,閒來耍一下雙節棍,或是看其他院民打打麻將,算是為枯燥的生活帶來一點色彩。

雖然痲瘋病讓朱祥斌失去了很多,可是他不但沒有抱怨,且依然積極地面對人生,更把愛分給身邊很多的人。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