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毓芝報導】家事服務法推動聯盟(簡稱PAHSA)自二○○三年發生劉俠遭外傭毆打致死事件後,即開始推動工人版家事服務法,希望藉以改善外籍家庭勞工的問題。勞委會卻皆以「不切實際」、「窒礙難行」等理由反對,延宕至今。然而繼劉俠之後,日前又發生了外傭比西塔砍傷雇主事件,再度引起各界對外籍勞工的注目。

外傭離鄉背井來台,本就比較孤單寂寞,又因為在台灣引進勞工的家庭通常需要外傭二十四小時待命,造成外傭沒有休假。休息不足,不能參加聯誼活動,也無法發展心靈慰藉的聯絡網,導致他們往往在碰到打擊時,不能及時做好心靈上的調整,造成精神上的崩潰,產生僱庸雙方都受到傷害的局面。

現今家庭外傭問題繁雜,不只是工時過長導致的無法休息,遭到仲介剝削、沒有更換雇主的權力等;另一個問題是,現今還未有成文立法保障他們的權益,而這也是家事服務聯盟推動家事服務法的原因。

家事服務法推動聯盟之一的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簡稱TIWA或國際勞協)總幹事吳靜如舉例,如在日前發生的外傭比西塔砍傷雇主事件中,比西塔早在八月已表達無法繼續勝任工作,然而他沒有辭職或更換雇主的權力,導致今天的悲劇。因此,工人版家事服務法,希望將家庭勞工納入勞動基準法(簡稱勞基法),保障他們擁有辭職與自由更換工作的權力。

吳靜如表示,除了將家庭外勞納如勞基法,他們也希望政府對外傭亦提供「喘息服務」。現行的短期照護「喘息服務」,主要是提供全天候照顧家屬的人,一個喘息休息的機會,但對象限制在本國籍的家庭看護。

「在台灣,社會福利不夠,真的有很多家庭以外籍勞工代盡孝道,家裡的小孩上班、工作後,外傭在服侍家裡的老人家。在沒有足夠的社會福利,支柱這個家庭的情況下,父母的安全與生活平質只能押注勞工身上,一旦外勞過勞導致崩潰,年邁的父母們也跟著一起危險」,吳靜如說。外傭也需要休息喘息,他們希望在長期照護制度還沒完備之前,能夠允許外勞申請喘息服務,在全天無休的生活中喘一口氣。

在仲介方面,吳靜如表示,雖然政府對國內仲介有明文規範,但是國內仲介像是個幌子,看起來符合規範,事實上卻在國外設置仲介和外傭訓練所等組織,全面控制外勞的生活。這些仲介商曾扣留勞委會發給外傭的資料,或私下扣起款項等問題。所以,他們希望訴求政府取消私人仲介,做政府與政府的直接聘僱,負起引進外勞的責任。

儘管他們認為,目前法規保障的部份,政府在執行面上還是不夠嚴謹,但「有法」總比「無法」好。吳靜如表示,先有明文規定,才能進一步要求政府在執行面上的執行效力。

國際勞協表示,勞委會為了回應家事服務法,自今年九月開始,也逐漸在對家事服務法開研討會等做研議,考慮將其納入勞基法。這是他們推家事服務法至今的一點小小的進展。「有了討論就有了開始,然而這還只是開始,台灣在保護家庭外傭上,路還很長。」吳靜如說。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