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91421.JPG

【記者詹昀穎/台北報導】「與其他社會運動相比,策動同志運動的同志朋友們得背負著出櫃與現身的壓力,但她們要的很簡單,就是『平等』而已。」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政策推廣部主任呂欣潔說。

在現今資訊流通快速的大環境下,許多人對「同志」仍不甚了解,時常有這麼一問:「同性戀是不是病啊?可以治療嗎?」呂欣潔認為,社會大眾習慣替同志預設太多立場,可是這些都不是他們要的,「重要的是能夠出現保障他們權益的制度或者福利等。」

而相較於男同志,女同志又顯得卑微許多。因此,部分女同志決定站出來替自己爭取權益,宣稱「同志也有人權」,於是一連串的女同志運動便風起雲湧的開展了。

早期的同志運動有一個重要特色:大量的知識菁英階級。「大多是媒體人、大學院校的學生來策動,他們掌握文字有一套,也善於運用媒體。」呂欣潔說。除此之外還利用組織串聯,以不同族群的合作和弱勢相挺來創造更大的力量。另外,呂欣潔還提到:「同志運動也採取多人遊行或者面具、聲音的方式創意的迴避了直接出櫃的困境與壓力。」這些努力都是為了讓女同志在異性戀的社會文化裡,有被看到的機會。

「我們之間」是成立最早的女同志團體,它的出現吸引了許多媒體人以副刊正面報導,「可是這並沒有影響諸多民眾看待女同志的方式。」呂欣潔說。一九九二年三月份時,「台視新聞世界報導」以窺奇式的視角報導女同志。事件起源於記者璩美鳳與攝影記者以中性打扮,潛入女同志酒吧,以隱藏式攝影機偷拍,並以負面方式影射知名藝人。

「這個舉動引發了首次媒體與女同志的對戰,且讓女同志的形象大受打擊。」呂欣潔表示。兩年後「女書店」的出現,給了女同志們安全現身與議題探討的空間。

而「拉拉資訊推廣工作室」的成立,也替女同志開闢了一個新的交友管道,呂欣潔說:「它是第一個以推廣、教育女同志上網為宗旨的義工團體。」它的出現使女同志們得以藉由網路交朋友,不僅訊息可快速流通,也讓她們免受社會的歧視眼光。

女同志運動到現在告一個段落,卻衍伸一些問題,呂欣潔表示:「如何在資訊快速流通,接觸大量網路資源的現今,延續台灣的女同志運動?」因為網路提供一個隱蔽性高又方便的交流網絡,但這是否就讓女同志們安於現狀,不再積極爭取所謂的權益?呂欣潔認為,「需要有聯盟、團體的持續推動,才能讓運動持續下去。」因為不管是同性戀或異性戀,愛情的本質是一樣的,都需要被承認,而唯有跟社會對話才會獲得該有尊重與認同。

延伸閱讀

拉拉資訊推廣工作室

關於璩美鳳&台灣媒體偷拍同志事件

何春蕤:婦女運動‧女同性戀‧性解放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