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陳瑋、杜兆倫、林之耀/台北市報導】太陽花學運學生佔領立院已快兩周之久,新的議題湧入,主流媒體不斷追蹤報導服貿相關問題,但大眾真的瞭解這群學生的想法嗎?外界許多人認為這群學生是在反對服貿,還被認為是不理性的暴民,太陽花學運媒體組發言人江其冀澄清:「我們不是在反對服貿,對於服貿該不該過也沒有定調,我們是想讓服貿退回行政院,用正當的程序重新再走一次。」

國民黨立委張慶忠以立法院內政委員會召集人身分,三月十七日趁亂用短短三十秒宣布,因為協議已超過三個月的審查期限,服貿協議直接送立法院院會存查, 利用三十秒企圖讓法案強行通關的作法,許多學生感到無法接受。江其冀說:「這是很黑暗的事實,也違反民主國家該有的做法。」學運團體發動佔領立法院的行動抗爭程序不公,學運團體要讓政府正視服貿不是紙上談兵,而是全民必須共同審視的議題。

拋四大訴求 呼籲全民檢視服貿

先前國民黨與民進黨總共辦了十六場服貿公聽會,其中國民黨所舉辦的八場在三天內辦完,在沒有解決參與民眾及學者的發問及疑慮下收場。在人民不清楚的背景下,服貿協定卻在立法院會中強行通關。江其冀說:「不能讓法案在黑暗的程序中通過。」學生團體與律師團商議,並提出四大訴求:「退回黑箱服貿」、「公民憲政會議」、「兩岸協議監督條例」及「先立法再送審」,呼籲各界一同決定服貿該不該過,未來政府與中國談判時有更健全的民意支持。

江其冀表示,一般協議送審程序應該為宣讀開會,由委員提案件的名字,經過討論和表決後最後才能宣布解散,完整流程開完,當天會議的決議才算生效。兩岸服貿協議已在立法院會存查三個月的期限,張慶忠委員用三十秒趁亂宣布協議已超過三個月期限,所以視為已經審查,並交由院會存查,這樣的作法明顯與現有法律相違背。江其冀說:「服貿不應該在這種非法程序提出來的狀況下出現。」學運團體反對黑箱服貿,具體的作法為「退回黑箱服貿」,讓整個服貿協議由國民黨重新提案,或是由行政院主動撤案,用正當的程序重新走一次流程。「在國民黨沒放棄這三十秒是非法的或不合憲政體系下的提案程序之前,我們不會改變退回黑箱服貿訴求。」

「如果行政院沒有辦法讓全民了解服貿,那人民一起來幫行政院做。」江其冀說,政府在先前推行服貿時,都是由行政院單方面去主導,在與產業代表的溝通過程中並沒有讓他們了解何謂服貿,也沒有消除各產業的疑慮。學運團體提出的公民憲政會議鼓勵各產業的民眾踴躍表達自己的立場,讓全民檢視服貿的利弊平衡。他也強調,學運團體本身對服貿該不該過沒有一個定調,希望透過公民憲政會議讓社會自行反思,「如果我們持有特定立場,那這樣不就跟傳統政黨運作一樣嗎?」

關於目前兩岸協議的監督,江其冀表示,只有行政院底下的行政命令來訂定的內部協商程序, 沒有任何是在規範兩岸在溝通協調時,立法機關如何去進行監督的法律。學運團體提出兩岸監督條例,建議將原有的行政命令提高為立法院監督的法律層級。江其冀說:「如果行政院都有這種潛規則,那內規為什麼不法治化?」將監督條例改由立法院來審,等於多了一群人在為服貿議題負責。立委是人民的代表,應該傾聽民意,而不是陷入政黨鬥爭中,「利用這次的機會,也可以讓立委對自己的選民負責。」

三一八佔領立法院行動在議場外獲得學生及民眾靜坐支持,手持標語,反對黑箱程序

主張和平非暴力 願與政府理性溝通

太陽花學運始終主張「和平非暴力」,江其冀表示,學生透過抗議希望促成更健全的兩岸協議協商機制,另一方面也很認真評估所造成的社會資源是否損害活動本質。「如果今天對社會的損害大於佔領立院的成本,我們會立刻收掉。」面對外界指稱學生佔領立法院是暴民的行為,他無奈表示:「因為政府遲遲不肯回應,我們不得不拉高層次,如果當初不採取必要手段阻擋政府攻堅立院,我們也不可能撐到現在。」

總統府在三月二十五日對學運團體表示願與學生溝通,卻遭到學運團體回絕。江其冀說,馬英九在宣布願意與學生溝通當天,國民黨卻承認「三十秒宣布送審服貿協議」的正當性。「我們今天是因為反對那三十秒才認為需要與馬總統對話,但總統的誠意是在玩兩面手法,在先前說表達願意跟學生見面,另一面卻在當天早上的朝野協商機制不斷強調三十秒有正當性,我們無法清晰解讀他的用意。」

與總統溝通希望馬總統在雙方願意溝通的情況下拿出「最大誠意」,學運團體不是要逼總統馬上接受提出的訴求,而是希望政府正視民意,「不用急著定調,各退一步未嘗不是一個好方法。」

延伸閱讀

凌晨四點的民主(Democracy at 4am)

太陽花學運國際部的粉絲團

太陽花學運 立法院內外分工有序

學運現場 人民互助送暖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新聞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