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巧雯、洪嘉徽報導】「嚴選台灣紀錄片大賞」巡迴的第二站來到世新大學,放映「多格威斯麵Dog with Man」,本片的導演黃信堯和男主角柯賜海親臨現場一同觀賞,受到同學的熱烈歡迎。

「多格威斯麵」是導演黃信堯學生時代的作品,當時就讀台南藝術學院的他,正愁找不到作業的主題,沒想到教授一句,「那你們去拍柯賜海好了」,讓愛搞怪的黃信堯得到靈感。於是他帶著好奇與想像的心情,到台北當了一年六個月的「柯賜海貼身紀錄員」。

影片中可以看到柯賜海與記者的言語、肢體衝突,也可以看到他到處奔波,餵食流浪狗的畫面。柯賜海會與媒體記者衝突,因為電視台指他為流氓與治平對象,為了抗議媒體對他的毀謗,才想出舉牌抗議這招。一開始他常常出現在立法院的抗議現場,跟著民眾一起抗議,看到攝影機就立刻把牌子舉起,大喊「抗議媒體毀謗」,在抗議的過程中也數度與電視台記者發生衝突,搬出三字經對罵,甚至發生肢體衝突的場面。

影片也呈現柯賜海日常生活。他很愛照顧流浪狗,每天收集剩菜剩飯,到幾個流浪狗固定出沒的地點,把一桶又一桶的廚餘倒在地上餵狗。他在片中說,「黑色的狗都叫小黑,白色的狗都叫小白」。有一次一隻小白不見了,他開著車到陽明山上找,還拿出大聲公大喊小白的名字,卻不見小白出現。又有一次聽說有環保局的人在毒殺流浪狗,他立刻驅車前往阻止,但為時已晚,從他臉上的表情可以看到不捨與難過。

影片播放的過程中,全場笑聲連連,氣氛相當輕鬆熱鬧,完全顛覆了記錄片給人沉悶嚴肅的既有印象。黃信堯說,這不是刻意選擇出來的幽默,但他剛好利用這種幽默感來表現主題,「我想透過柯賜海來看現在荒謬的媒體,看這個荒謬的世界,至於要相信什麼,就讓觀眾自己決定吧!」

在拍攝的過程中,導演自己也曾有過疑惑,以為柯賜海只是在做給攝影機看。像有一次柯賜海說要夜宿立法院前,他就假裝離開,躲在旁邊偷偷觀察,「過了好久,他真的都沒離開耶,所以我就先走了」。黃信堯表示,雖然對柯賜海這樣的行徑感到不可思議,但至少他在堅持這一點上做的很好。

這部紀錄片問世後,黃信堯聽到許多批評的言論,大部分人質疑他過度美化柯賜海。對此他表示敢拍就不怕被批評。事實上,即使影片完全圍繞著柯賜海,他的鏡頭都只站在旁觀者的角度,沒有探索任何私人的部份。導演負責真實呈現柯賜海這個爭議性人物的一舉一動,無意上綱任何大道理,把結論留給觀眾自己下。

黃信堯從畢業後至今,一直努力不怠於記錄片創作,現在看五年前的作品雖然覺得不成熟,但是對他來說,完成一部作品就像脫一次殼,都會有所改變,為下一次的創作做準備。此外,他想對有意從事紀錄片工作的學子們說,現在影像工具唾手可得,隨時都可以開始,但是拍片切忌為了得獎,而投評審所好。他自己曾經經歷過「為獎而拍」,後來懊悔的不得了,才深刻體驗到創作要對得起自己。

往後,黃信堯還是要拍改變一般人觀感的紀錄片,他相信記錄片可以很吸引人,不說教、又有趣。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