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自我理想 「首席」刺客吳紘慶

【記者黃翊郡/高雄市報導】不知道提到刺青你會聯想到甚麼呢 ? 有些人直覺是跟黑道脫離不了關係,有些年輕人則認為是表達自我的一種方式,可是對紋身師傅吳紘慶來說,刺青是堅持自己的興趣以及創作出更多的夢想,學刺青也幫忙別人刺青,吳紘慶雖然曾覺得未來飄渺,但現在他用刺青這條路,刺出了自己的一片天。

[caption id=”attachment_18602" align=”alignnone” width=”640"]

學徒一邊畫畫一邊構思 客人在一旁欣賞                                             攝影 / 黃翊郡

學徒一邊畫畫一邊構思 客人在一旁欣賞 攝影 / 黃翊郡[/caption]

因為喜歡畫畫 踏入刺青界

吳紘慶小時候念書時喜歡上畫畫,同學家人出入身上都會有刺青,因此被吸引,但是沒有畫畫底子,所以從小就拼命苦練,在日積月累的努力下,終於被刺青前輩關注到吳紘慶有這方面的才能,因此接受引薦進到首席刺青店裡擔任刺青師傅,開始了吳紘慶的刺青生涯。

初當學徒,吳紘慶連續兩年都只領月薪五千元,得靠母親資助生活費才有錢吃飯,第三年起,師傅讓阿慶開始接手顧客,生活才逐漸穩定;出師四年多,阿慶的手藝逐漸獲客人讚許,從月領五千的小學徒,晉升年薪近百萬的大師傅。

[caption id=”attachment_18603" align=”alignnone” width=”640"]

吳紘慶在 Portsmouth Guildhall 拿下黑白雙冠。                              吳紘慶提供

吳紘慶在 Portsmouth Guildhall 拿下黑白雙冠。 吳紘慶提供[/caption]

得獎不是唯一 重點是不斷學習

在英國舉辨的「鐵達尼國際紋身展」及「Portsmouth國際紋身展」兩大賽,是各國刺青師傅較勁手藝的聖殿之一,只要能在這兩個比賽拿下好成績,不但能替自己的「履歷表」加分,更是讓自己名聲在世界發揚的最佳舞台,即使兩大賽的主辨單位沒有提供機票食宿服務,甚至比賽奪獎者也沒有獎金可拿,仍讓各國好手趨之若鶩,今年共吸引來自美國、日本、法國、西班牙、中國等,近兩百位世界好手自費參賽。

吳紘慶刺青的風格偏向傳統刺青,畫作呈現以關公、錦鯉、民間故事角色居多,能讓僅有的黑白兩色的圖樣栩栩如生,是吳紘慶的厲害之處,比賽時作品運用鮮明的輪廓,以及少量的漸層處理,展現了花費多年練習所刺出來的關公像,集忠勇於一身,表現出濃厚東方傳統畫像風格,深受現場大眾喜愛。

榮獲Portsmouth國際紋身展全場總冠軍、鐵達尼國際紋身展傳統大圖冠軍對於吳紘慶來說是ㄧ個對自己設立的關卡,但吳紘慶認為比賽不是刺青生涯唯一的一環,得獎固然很高興,可是他更喜歡的還是和國際上的刺青師傅交流,藉由比賽展場的交流來獲取更多的經驗,並且刺激自己的想法創意,讓吳紘慶往後的刺青功力更加多元化。

隨著刺青的流行化,客人的種類以及客人的要求的刺青風格也越來越多,因此吳紘慶必須面對來自各方客人的挑戰,因此經常好幾天都失眠,每天下班回家就是上網看圖、看顏料,要怎麼把圖構思得更完美。吳紘慶每天都在工作中求學習,即使犧牲掉許多陪伴家人的時間,但是為了理想,為了要求自己以後有更好的技術,現在的學習便是不二法門,沒有偷懶的途徑。

[caption id=”attachment_18604" align=”alignnone” width=”640"]

吳紘慶一邊幫客人上色一邊與客人互動聊天      攝影 / 黃翊郡

吳紘慶一邊幫客人上色一邊與客人互動聊天 攝影 / 黃翊郡[/caption]

濃厚深度背景 轉型的刺青領域

刺青的歷史可追溯至古埃及,在出土的人像裡,有類似刺青的裝飾。埃及中王國時期的女祭司,阿瑪屋奈特,身上擁有著被認為是象徵性慾和生育能力的刺青,「強制紋身」也歷史悠久,當時希臘人和羅馬人,都會在奴隸和雇傭兵身上刺青,以防他們逃跑或擅離軍隊。

隨著時間的變化,刺青在國外也從「在身上抹不去的汙點」變成具有象徵性的圖案,

19世紀到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紋身在日本是違法的,不過日本黑幫將那些刺有神像、版畫等紋身視為忠誠和勇氣的標誌。然而西方刺青偏向歐美復古風,風格較為豐富、寫實、仿真,東方刺青則是多帶有宗教或儀式意義、顏色較為細膩、有層次。

在台灣,以往就有少數部落族群會在自己身上刺上圖騰,這大多都存在著宗教因素,其典型例子可追溯早期原住民部落社會-泰雅族之文化,泰雅族女性在額部、頰部刺上墨,稱為「黥面」,隨著電視媒體以及藝人明星的帶動下,刺青行業日漸蓬勃,甚至也已經發行刺青專門的雜誌。

認知轉變 看待刺青如同藝術品

刺青在國內老一輩的眼中多少還是會跟黑道的關聯性比較濃厚,思想上的差異是這個世代分隔最明顯的界線,在以前因為網路的不發達、既定的刻板印象,讓老一輩的人對於刺青的認知、刺青的正面訊息傳遞相較之下是比較慢的。相較之下刺青在國外就好比買個飾品裝飾自己如此的普遍、正當。

吳紘慶說:「正面的去看待一個刺青,除了它是ㄧ個有紀念性、象徵性的藝術外,它還是刺青師集於一身的經驗以及不斷努力的成果,不應該用既有的刻板印象去否定它的存在。」吳紘慶從以前到現在不斷地學習、揣摩、創作,才會有現在自己的風格,刺青的路如同嚐遍酸甜苦辣,不一樣的感受、想法,彼此擦撞出來的火花就是創意,也讓刺青在往後的展現更加具有意義,成為打破迷思的創作藝術品。

延伸閱讀

魚骨 展現次文化生命力

不一樣的刺青 泰雅族黥面文化

泰雅文史室 守護紋面文化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