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繪如報導】國際衛生讀書會在「我的馬拉威經驗」的討論會中,聚集了一群不同時間、不同團體、為不同目的曾赴馬拉威服務的人,一同討論個人對馬拉威愛滋問題的思考與感受。國際衛生讀書會是二OO五年,一群曾到海外公益旅行的人自行發起的討論會,希望藉由經驗的分享與討論,將眾人的經驗與國際衛生相關議題結合起來,希望將實地經驗提供給未來規劃國際志工計畫做參考。

在馬拉威有醫療背景的志工們都不約而同地進行愛滋相關的衛教宣導,希望透過知識傳遞,讓當地人對愛滋有完整認識,進而做好防治工作,而非單純給予藥物或是巡迴檢測。台北醫學院牙醫系林世偉表示,自以為準備周全的他們,在宣導過程中才發現,在馬拉威隨便一個老人或小孩的愛滋病常識都很正確,甚至可以反過來教這些志工們。原來各國到非洲的人道慈善團體(NGO)幾乎都不斷傳遞著「防治愛滋」、「認識愛滋」的知識訊息,所以當地人普遍對愛滋有相當的認識。

反問馬拉威人比較想知道哪方面的衛教資訊,他們答道「血壓與血糖。」當地人認為,一旦中風很容易造成身體癱瘓,直接影響行動能力;而感染HIV只要按時吃藥,或是本身體質好,仍能如常人般生活,且當地中風比例高,所以「如何預防中風」是他們渴求的資訊,然而卻少有人有系統地向他們告知這類的常識。

「既然非洲人對愛滋病的觀念普遍都如此正確,那為何愛滋在當地還這麼嚴重,甚至持續擴大呢?」林世偉表示,在非洲愛滋病的主要傳染途徑是性交,當地人都清楚帶保險套是最容易且有效的預防措施,「但是對國民年平均所得只有一百八十四美元的他們來說,一個換算台幣三到五元的保險套都是很大的負擔」,所以雖然「知道」但卻很難「做到」。

台北醫學院牙醫系賴祈安表示,當地在公共場所都會放置大量保險套供人索取,但通常很快就被拿完了,常常來不及補充,當地性行為次數頻繁,可見一斑。馬拉威人的性觀念和台灣相當不一樣,他們平均第一次性行為是七到八歲,當地女性平均十四歲懷第一胎。田野調查研究中發現,他們的房屋大都只有二坪大的空間,也許是就近模仿學習父母的性行為,造成當地民眾很早就有性經驗的現象。

「當地的文化和性觀念造成愛滋的流行,愛滋也影響當地的文化習慣」馬拉威人有個傳統,一個男人一旦過世,其兄弟必須接收他的妻兒,讓孤兒寡母能被妥善照顧。愛滋在當地流行後,這個傳統漸漸被質疑,因為愛滋常是岀遠門工作的丈夫回來後傳染給妻子,因此「將可能染有愛滋的人納入家族」成為很大的問題。現在演變成男人死後其妻兒先去做檢驗,如果是「安全的」他的兄弟才收留他們。

在馬拉威愛滋人口分為兩種,一種是遺傳,一種是被感染。遺傳到HIV的嬰兒通常活不過五歲,而被感染的大多是青壯年齡層,嚴重影響當地的勞動人口,對於馬拉威這個全世界第八窮的低度開發國家來說,愛滋確實造成了嚴重社會經濟問題。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