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陳瑋寧/生命力報導】流鶯阿娟在化妝台前上好粉底,仔細地疊上一層層眼影,塗上鮮豔的口紅,經過一番梳妝打扮後蹬上高跟涼鞋準備出門接客。《嘜相害》以虛構人物阿娟為主角演出流鶯的真實生活情況講述街頭性工作者的生命故事,將站壁流鶯的生存甘苦以紀錄片式的戲劇呈現。

自二〇〇六年性產業除罪化遊行後,台灣妓權團體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推出由林靖傑執導的紀錄片式戲劇《嘜相害》。短短二十分鐘的影片,表達警察與性工作者在政府高層「拼治安」的業績壓力下,兩者互相殘害、無奈的處境。日日春協會義工表示希望透過本片把底層的流鶯心聲傳達給社會大眾,了解她們在討生活的背後得承受被警察追捕或者是被「釣魚」白嫖的恐懼與辛酸。

「一天差不多做十幾個鐘頭,從中午十一二點開始站到半夜十二點。」環顧四週的流鶯阿娟站在騎樓下等著上門的客人。有時候一站就是站七八個小時,像「站黑板」一樣等不到客人。下雨天站在騎樓下全身被雨濺得濕答答,夏天蚊子多被咬成紅豆冰仍然站著等。景氣不好時兩三天都沒有客人但還是得站下去,小孩的學費、生活費還有卡債林林種種都要錢,不接客錢要從哪裡來。

警察三不五時的巡邏讓阿娟提心吊膽,因為被抓到在交易不是在警局關上幾天就是罰錢,幾天辛苦賺來的皮肉錢就因此付之一炬。但更防不勝防的是警察為了拼掃黃業績找人充當假嫖客以「釣魚」的方式引流鶯上勾。

《嘜相害》雖然是以戲劇的方式呈現流鶯的生活,但事實上片中的旁白是由真正的私娼述說口白。故事的內容也是以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長期的田野資料為基礎,由日日春協會的工作人員、劇場工作者不計酬勞合力完成本片。拍攝時較為困難的是不能讓真正的流鶯現身,只在拍攝現場一旁指導真正在接客的情境,一方面是保護隱私另一方面是避免引起警察的注意。

如同導演林靖傑在《嘜相害》的部落格上所言「希望:假如影像是社會運動的武器的話,這部片是匕首;假如影像是藝術的話,這部片是一首動人的短歌。」日日春協會期待透過這部片子能讓社會大眾看到現今性工作者的處境,思考台灣對於娼嫖之間整個法令與執法機制的問題,喚起群眾對議題的推動與重視。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