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游欣怡/生命力報導 】日前,婦女救援基金會舉辦了一場名為「台灣少女、色情市場、男性買客」的研討會(見圖)。婦援會認為色情市場不斷的吸納少女進入,此一現象成為國內已普遍認知卻掌握不足的社會亂象,有鑒於於議題相關參考資料的嚴重缺乏,便邀請相關領域的實務工作者及學者共同討論,期待從各個專業領域開始了解台灣少女與色情市場的現況及轉變。其中,婦援會執行長黃淑玲教授帶大家一起討論關於台灣男性集體喝花酒的文化意函,以及這樣的現象對女性的意義如何。

黃淑玲說,在台灣社會的公私領域,喝花酒都是代表關係象徵的餽禮,行動者藉以增進友誼、改善社會關係、累積社會資本、以及促成經濟交易。在公領域職場,喝花酒文化凸顯組織與個人之間的利益衝突,接受喝花酒款待的職務執行人可能不顧組織的最佳利益,協助關係人得到組織的資源,再從中獲取回扣作為酬勞,形成許多貪污舞弊案件。

她又說,喝花酒文化在組織內部,跟權力佈署與馬屁文化有關,造成排擠女性員工與監督體系喪失功能等,有害組織健全發展的效應。不僅傳統貨品製造商、進出口、工程包商,連新興的知識產業如科技公司、媒體公司、廣告傳播業、建築師、律師、記者等都無法擺脫喝花酒文化。喝花酒的費用通常會轉嫁到產品價格與政府的工程預算上,再轉嫁給消費者與納稅人。 

「色情場所提供融合柔順與浪蕩的女性特質,讓男性從被伺候中感到強烈的男性自尊,在性遊戲裡分享一起作壞事的親密感。喝花酒的重點不在於滿足性交的慾望,而是想玩得開心,開心的感覺來自於男性氣概被激發。」黃淑玲說,色情場所提供隱密的虛擬世界,消費者可以暫時拋開強者的面具與道德的束縛,宣洩積藏的壓力。那些能夠駕馭色情場所,懂得逢場作戲,成功藉力擴展事業的人,則是男人中的男人,女人是他的饗賞。 

男性在喝花酒的同時,由於色情場所小姐扮演「蕩女」與「侍女」雙重角色,讓男性小團體感到自己很棒,玩的很痛快,同時就會提振男性氣概。對於這些男性而言,色情場所是非現實世界中可以博得女人青睞與展現男性魅力的舞台。黃淑玲說:「喝花酒製造的昂貴商品不是『性』,而是男性氣概。喝花酒特意塑造某種女性氣質來烘托男性氣概,因此被商品化與工具化的不但是女人的性,而且是宰制化的性別關係。」 

對於婦女而言,喝花酒文化無論在身理或心理都造成負面的衝擊。在公領域的職場世界,喝花酒往往是男性成員締造「內團體」的結盟過程,具有強烈的「排她性」,女性在雇用與升遷上都會受到影響。在情感與性愛方面,男性消費者認為喝花酒是逢場作戲,無損於他的家庭責任。然而,從太太的角度看來,丈夫喝花酒直接威脅到婚姻和諧與家庭生活,傷害太太的情感自尊,黃淑玲說。 

黃淑玲最後表示,對於男女而雙方來說,喝花酒的存在意義顯然非常衝突。男性色情消費者認為喝花酒是屬於公領域的工作範圍與男性的權力饗賞,也是減低雜交天性對私領域中婚姻與家庭制度的危害,然而,從太太的觀點看來,喝花酒文化嚴重威脅到家庭與婚姻制度。 

研討會的內容有對反雛妓運動的回顧與展望、對兒童性交易法規的檢視、色情行業少女心理創傷及輔導、色情市場與男性慾望機制四個主題。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