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力記者/黃家騰報導】台灣盲人重建院的教務主任也是台灣唯一一隻導盲犬Aggie的主人柯明期老師在談到台灣目前培育導盲犬所面臨的重重困難與問題時,認為首先是人才的缺乏,由於培養一隻狗兒成為導盲犬是一項漫長且嚴格的過程,因此對於訓練師的要求也特別高。一般而言只指單純訓練狗兒的訓練師需接受兩年的正規教育,而肩負使盲人與狗兒能完美搭配的指導員則需花上四年的時間才能取得資格。

其次是導盲犬的養成。並不是任何一隻狗都可以成為導盲犬。柯老師說,從幼狗的挑選便是一門學問。狗的血統是相當重要的,他的祖先必須也是導盲犬,再經過訓練師的測試挑選,才有資格接受導盲犬的訓練。而在台灣毛色也是一項被列入考慮的項目,柯老師表示由於東方人不喜歡黑色,為了使台灣人能對導盲犬有好印象,因此黑色的狗是不被採用的。 

在選定好後必須讓小狗寄養在其他義工家庭之中,最主要的用意在於使狗兒接受社會化的教育,習慣處在人群之中,這其間約需花上一年的時間,之後再接受一次評估才能接受完整的導盲犬訓練。因此導盲犬的淘汰率非常高,為的就是希望成為導盲犬的狗兒能真正成為盲人生活的助力。 

在台灣除了培育的環境需要加緊推行,對於民眾的教育與法令的制訂也是刻不容緩的。柯明期老師語重心長的指出,台灣的流浪狗太多使得使用導盲犬的變數增加,再加上人民由於對導盲犬的認識有限,法源的不足,使得他雖然有Aggie伴行卻常常到處碰壁,例如帶著Aggie上公車時被司機轟下車,走在路上被小孩扔石頭,就連去校園公園或是麥當勞等公共場合都會被拒絕進入,柯老師苦笑的說他又不能說這些人有錯,因為中華民國的法律並沒有明文規定導盲犬的條文,倒真的是有禁止狗進入公共場合的法令。 

雖然目前台灣的大環境不論是在法源、人心或是交通上,對於盲人使用導盲犬而言並不友善,但柯老師對於導盲犬的功用卻是抱持著百分之百的肯定態度。他說有了Aggie為伴後,他的生活有了很大的改變,行動更為快速就連心靈和自信也擴大了許多。因此他最大的目標便是推動有關導盲犬相關的法令置於「身心障礙者保護法」中,要讓未來在培育台灣導盲犬上能享有更多的空間和資源。 

導盲犬在台灣依然算是陌生的名詞,雖然導盲犬的培育在外國已經是行之有年了。現在在世界各地共有三十六個國家已經有導盲犬的訓練,這其中包括有美國、英國、澳洲﹑日本、德國、紐西蘭、瑞士、南非等。但目前為止在台灣也只有一隻導盲犬為盲胞服務,這除了反映出台灣長年對盲胞福利的忽視外,同時也反映出要培育一隻導盲犬是極其不容易的。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