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力記者/陳建文報導】「聾人也可以有這麼棒的表演!」一般人第一次接觸「台北聾劇團」的反應都是這樣的,中華民國聾人協會常務理事顧玉山用手語興奮地描述著。聾人無聲的演出,加上背景音樂與旁白的襯托,展現出聾人豐富的戲劇天份,這就是「台北聾劇團」一貫的表演方式──「人體攝影機」的概念。

顧玉山說,聾人學習戲劇演出最特別的地方,在於他們聽不到背景音樂與旁白的節奏,所有人員的走位與時間點都很難去拿捏,尤其遇到大型的演出時,比起正常人更要花上好幾倍的時間來排演。而團員們必須在心中默數節拍,反覆練習,才能將一齣完整的戲劇呈現在觀眾面前。由於他們是用手語來進行溝通,所以在講解劇本時也比較費時,而準備一齣大型公演,有時就要花上八個月的時間呢!

顧玉山說,「台北聾劇團」是台灣目前唯一的聾人劇團,雖然在初期受到注意,造成轟動。但是,公開演出的機會卻不多,只有頭幾年獅子會等單位補助時,公演過五、六次,隨後就只有在一些學校社團、公益團體等單位的小型演出,大型的公演已不復往日了。原因在於經費的不足,政府不是沒有補助,但是在審核預算的時候,都無法獲得較多款項。而目前幾乎都是「元老級」的團員,在創團之初,他們都還是大專學生,時隔今日,團員們陸續成家立業,平常聚會排演都只有下班後的短暫時間,有些團員又得照顧家庭、工作等,實在無法兼顧到劇團,也使得劇團的發展空間有限。

「台北聾劇團」正面臨一個更嚴重的問題:沒有接班人。顧玉山說,啟聰學校雖有聽障學生,可作為劇團人才的來源。但是,團員與這些學生的「溝通」卻成為一大障礙。目前啟聰學校的教學法主要是回歸「主流」─要讓學生學會開口說話,而不是學會如何打手語。即使是手語教學,啟聰學校所使用的又是官方版本,與一般聾人所使用的民間版本─「自然手語」有極大的差別,因此在排演上,不免出現溝通不良的情況。而且,現在的年輕人對聾人戲劇也越來越不感興趣,要他們加入演出更是困難。

顧玉山說,對於劇團的定位,並不是要像雲門舞集那樣的藝術化,而是要透過聾人戲劇的演出,使大眾了解到聾人除了聽力以外,其實跟正常人一樣,不應受到歧視,而劇團正是扮演聾人與外界溝通橋樑的角色。對於劇團未來的發展,顧玉山無奈的說,只能看時機的發展,等待下一次公演的到來。

中華民國聾人協會

電話:(02)2383–2508

傳真:(02)2375–1698

地址:台北市延平南路70號2樓之2

劃撥帳戶:中華民國聾人協會

劃撥帳號:14611426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