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盧一伶/生命力報導】偌大的音樂廳中,舞台上的弦樂團認真的表演著葛利格的《清晨》,在容納五OO人的台中縣港區藝術中心中,音質聽其來格外的好聽,就當觀眾沉醉在美妙的音樂中,突然一個童稚的聲音響起:「媽媽,她為什麼穿小熊維尼的拖鞋拉琴阿?」

仔細看舞台上,團員沒有穿上正式的禮服,反而穿著顏色鮮明的睡衣,腳上也是穿著各式各樣的拖鞋。穿小熊維尼拖鞋的是舞精靈,她是精靈王國裡最漂亮的精靈,放肆精靈和狂野精靈同時愛上她,放肆精靈用小提琴拉出「我愛你」向舞精靈表白,並送給舞精靈一朵玫瑰花;狂野精靈則直接送給舞精靈一束玫瑰花,放肆精靈一氣之下就向狂野精靈單挑,兩位精靈決定透過音樂來競爭誰可以當舞精靈的男朋友……。

仔細看舞台上,團員沒有穿上正式的禮服,反而穿著顏色鮮明的睡衣,腳上也是穿著各式各樣的拖鞋。穿小熊維尼拖鞋的是舞精靈,她是精靈王國裡最漂亮的精靈,放肆精靈和狂野精靈同時愛上她,放肆精靈用小提琴拉出「我愛你」向舞精靈表白,並送給舞精靈一朵玫瑰花;狂野精靈則直接送給舞精靈一束玫瑰花,放肆精靈一氣之下就向狂野精靈單挑,兩位精靈決定透過音樂來競爭誰可以當舞精靈的男朋友。

在一陣激烈的小提琴大賽後,放肆精靈贏得了勝利,兩人相約到動物園約會,這時奏起了《動物狂想曲》,並和現場小朋友互動,猜到是什麼動物來迎接精靈們,就有小禮物;之後放肆精靈和舞精靈結婚,決定環遊世界度蜜月,弦樂團配合不同的國家演奏不同的音樂:西班牙的民謠加上傳統的鬥牛表演、日本的慢板音樂加上團員演日本情侶,離別時男生的假髮不小心掉下,逗的全場觀眾哈哈大笑……最後的《世界民謠集錦》讓全場觀眾享受到聽覺和視覺的雙重享受,整個音樂會也圓滿結束。

台灣弦樂團成立至今已經過了十三個年頭,近年來不斷在教育推廣古典音樂上努力。最近三年台灣弦樂團年年推出玩笑音樂會,所謂玩笑音樂(Musical Joke)顧名思義是大開音樂的玩笑,主要指的是將古典音樂改編,融入通俗的曲子,帶觀眾神遊到別地再拉回來。

這種音樂在歐洲行之有年,甚至堪稱西方音樂文化中重要的一環,繼二OO五年成功推出《嘻音哈樂音樂會》之後,二OO六年恰巧遇到莫札特二百五十週年生日,推出《嘻音哈樂音樂會II音樂神童幻想曲》將許多名曲做改編,像是將莫札特的《小夜曲》和卡通無敵鐵金剛做結合的《小夜歪歌》,不但逗的觀眾捧腹大笑外,甚至在公視的「莫札特二五O系列」上當開幕的樂團。

今年的「嘻音哈樂音樂會III精靈鬧元宵」,結合了古典樂和兒童劇的親子音樂會,在台中的場次就吸引了不少家庭前來欣賞,劇中演員們逗趣的互動、說書人生動的表演讓小朋友們哈哈大笑,打破大家對於古典樂以及弦樂團的刻版印象,原來古典樂並不是都需要正襟危坐、不能說話、不能拍錯手,原來古典音樂會也可以這麼輕鬆好玩。

除了在古典音樂推廣上努力之外,台灣弦樂團也在音樂教育上下功夫,今年舉辦了「第七屆台灣弦樂團小提琴比賽」,優勝者可以在中山堂的光復堂舉行獨奏會,這對學子來說是個很難得的機會,因為平常根本不可能進的去,團長鄭斯鈞表示:「在他們的成長過程中,這種機會是不可多得的,也希望透過這種獎勵,對他們未來的發展也有所助益。」

台灣弦樂團的小提琴比賽最不同的地方是比賽時是要把整首曲目給拉完,並不像其他比賽只拉三分鐘,團長說第一、二屆的時候,有參賽者拉完三分鐘就拉不下去,因為他只練前三分鐘,但音樂不是只有前面三分鐘,這樣的學習是不對的,所以現在來參賽的學生都知道要好好把曲子練完才可以參加比賽。

台灣弦樂團成立至今已走過十三個年頭,鄭斯鈞認為這麼多年來最辛苦的事情不是維持樂團的營運,而是一直堅持走下去。例如「玩笑音樂會」,當初在舉辦時雖然受到不錯的迴響,但其實也有反彈的聲浪,有些古典硬派樂迷認為不應該這麼輕率的來呈現古典音樂,但秉持著要將古典樂傳達給更多的民眾了解,他們並沒有就此放棄,反而一步一步慢慢的走下去。

鄭斯鈞表示:「成功的喜悅是短暫的、一瞬間的,但在走向成功的路途上,不一樣的挫折卻是不間斷的在打擊你。」因此,能夠堅持下去真的很不容易,台灣弦樂團有今天這樣的成就,不只有不錯的機運,樂團不放棄的堅持精神也是一大原因。

鄭斯鈞表示:「事實上,不管是世界知名的馬友友,或者台灣弦樂團,我們所做的事情都是一樣的,就是每天不斷的在拉琴,不管能不能夠出名,只要能將和自己喜歡的音樂興趣和工作相結合,不論是教書或者是演奏,本身就是一件幸福的事。」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