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聽雨參加CATW-AP會議(居中發發言者)。記者邱欣怡/攝影

【記者邱欣怡/台北報導】這些年來,台灣因為兒童少年性交易防制法訂定,雛妓押賣的問題雖然少了,但是卻沒有完全消失。婦女救援基金會社工蘇聽雨說:「最初的境內人口販賣模式現在已變為跨境人口販運。」台灣目前所扮演的是輸入國或轉運國的角色,而現在的人口販運被害人,和數十年前雛妓押賣被迫從事性交易,遭受人口販賣的女孩們,有相當多相似性,尤其以性方面「剝削、控制」最為顯著。

今年四月,蘇聽雨代表婦援會赴印度參與說CATW-AP(Coalition Against Trafficking In Women–Asia Pacific)會議,主要就是談論主要是在討論亞洲地區人口販運的問題。她表示,赴印度參加會議,得到最大的啟示是:在菲律賓或印尼等國家都有由青年團 組成反人口販運的組織,而且發起人還是男性。這些青年團在當地進行防止人口販運宣導,發起連署,甚至到各地學校傳送這類資訊給學童,教導大家應該要懂得性 別尊重與平等。她說:「這是我們值得效法之處。在台灣也需要更多青年朋友動起來。」

蘇聽雨說:「為什麼女性總是被賣的(百分之七十至八十),男性總是賣方?」所以她認為,預防人口販運,最根本應該從「性別平等」觀念著手。就好比女性在學校 受教育,是學習自主,受家庭的束縛沒那麼大;但當妳一畢業之後,還是被父母要求相親、尊重夫家,獨自承受蠟燭兩頭燒、又要工作又要顧小孩等等。所以她鼓勵 各學校的性別研究社團或性平委員會能夠加強宣導性別平等,並且回歸到談台灣社會根深柢固傳統家庭觀念,及對性別角色的期待。倡導「家庭分工」,就是去打破 傳統對性別角色的期待。性別議題非常廣泛,但她說:「性別議題談的越多,若沒有把這最根本的問題解決,所謂的性別平等這件事情,都還只是在理論層面。」

因為人口販運算是一種性暴力、性犯罪,牽扯到性別與人權議題,蘇聽雨表示,要談此極端問題之前,其實在大眾宣廣上,而不是單一宣導反人口販運,而是從性別 平等觀念做起。她說:「若跟青年或社會大眾談人口販運、談外勞權益、談身邊有許多外籍勞工與外籍配偶,大部分的人還是會覺得『這與我無關』。所以我才認為 應該從最根本的性別平等做起。」

另外,目前婦援會積極推動「3P計畫」 — 起訴(prosecution)加害人、保護(protection)被害人、預防(prevention)人口 販運的整體防治。所做的是以被害人的庇護與陪同偵訊為主。蘇聽雨表示,現在在台灣人口販運被害人大部分來自越南、印尼或大陸等國。被害人的庇護會針對個案 需求做個別規劃,包括:食衣住行、身心理醫療、法律諮詢、技職訓練等,發展及強化個案自我生活能力,建構被害人保護網絡。陪同偵訊會結合專業律師,向加害人提出訴訟。

蘇聽雨也談到,婦援會目前針對人口販運防制法正在做一個研究案,主要是蒐集個案,結合檢察官、律師、其他婦女或勞工團體的意見一起來做評估及研究目前所定之法律是否合宜,或有哪些需要增減之處。

延伸閱讀
CATW-AP官網
婦女救援基金會
生命之愛文教基金會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新聞網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