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吳華/生命力報導】現為中華殘障輪椅籃球代表隊的選手黃振乙表示:「我大概花了三年的時間,才訓練出速度和準度,並真正地習慣坐輪椅打球,和靈活發揮所有的打球技巧。」 

「因為小時候的一場高燒,我得了小兒麻痺。和其他重度殘障者比較起來,我覺得我還算幸運,因為我還可以用自己的腳走路。」現為中華殘障輪椅籃球代表隊的選手黃振乙熱愛籃球。他因為還可以走路,所以在上高中之前,他都和正常人打籃球。直到民國七十二年高中畢業,他加入了中華民國肢體殘障運動協會後,才坐上輪椅,開始接受輪椅籃球的訓練。 

黃振乙說:「剛開始坐上輪椅打籃球,我完全無法動彈,因為我完全不能習慣一隻手滑輪椅、一隻手搶球。」他表示,坐上輪椅後不僅高度和原本站著不同,而且打球時不管是控制輪椅的速度和煞車,完全需手動。常常在一場激烈的比賽之後,他的雙手早已破皮甚至起水泡。 

雖然一開始坐上輪椅打籃球完全無法發揮原本和一般人打球所練出來的功力,但是黃振乙從來沒有因此而氣餒,放棄他從小喜愛的籃球運動。黃振乙表示,因為他實在很喜歡打籃球,所以他都盡量忍耐這些痛苦。他說:「我大概花了三年的時間,才訓練出速度和準度,並真正地習慣坐輪椅打球,和靈活發揮所有的打球技巧。」 

輪椅籃球選手的體位點數可從一級分到四點五級分。肢障越嚴重,分級點數就越少。黃振乙說,他是輕度肢障,所以是四點五級,而重度殘障人士的體位多半是一。一般輪籃用的輪椅速度較一般的為快,且輪子呈外八狀。輪椅的座位高度離地面不可超過五十三公分、腳踏板不可離地超過十公分。殘障者坐輪椅打籃球時,臀部不能離開坐位,以防下半身有力的肢障者利用臀部支撐座椅來搶球或投籃。 

黃振乙表示,打輪籃的場地環境、籃框的高度和場地大小都與正常者無異。殘障選手在一樣的距離下做三分線射球。但有很多正常人打球的動作是輪籃選手無法做到的,例如灌籃、跳投、三步上籃等。雖然輪籃的基本規則和動作都和正常籃球沒有兩樣,但有幾項規則是為了輪籃所特別設定的,像是輪籃選手可以抱球在身上滑兩下輪椅,但如果超過兩下就算「抱球走步」。 

另外,如果正常人在禁區不小心跌倒,比賽並不會因此暫停。但是輪籃選手的平衡能力比較不好,在比賽時不小心滑倒很可能會被其他的輪椅輾過,所以在保護選手安全的前提之下,裁判會喊暫停,由工作人員進場扶助選手後,比賽會繼續進行,這並不構成犯規。黃振乙說,一般體位點數越低的選手就必須坐底盤較低的輪椅以保持平衡。而且輪籃的輪椅沒有突出的煞車器,就是要避免選手受傷。 

黃振乙表示,從民國七十二年加入協會到現在,他已打了將近二十年的球了。他說:「當我克服了打輪籃一開始遇到的種種困難後,我變的更有信心、更強壯,且肯定自己的能力。」黃振乙深深地覺得,坐輪椅跟殘障者比賽比跟一般人較勁起來,自己有更多的表現機會,從而獲得許多鼓勵和自信。 

憑著一股熱愛和毅力,黃振乙參與輪籃的訓練至今除了下雨,他很少向球隊請假。中華輪椅殘障籃球代表隊隊長蔡偉政表示,由於籃球是團體運動,所以球員集體練習的時間非常重要,但在政府沒有補助的情況下,有經濟壓力的選手很難全心全意地投入練球。蔡偉正說:「像黃振乙這樣配合度高的球員已不多見。」台北市肢體殘障運動協會總幹事王挽華說,黃振乙因為在公家機關上班,所以他可以請假外出集訓,但在私人機關上班的殘障國手就沒有這種福利,所以平常練習人數不夠,練習效果相對不彰。 

黃振乙表示,他的很多朋友們因為無法配合非假日的團體練習,因而轉向著重個人的網球和桌球等殘障輪椅運動。黃振乙希望他能為沒落的台灣輪籃盡一份心力。他未來會積極和球隊參與國際比賽,以加強實力。目前正和廣州隊在高雄進行友誼賽的他說:「亞洲現在最強的兩支輪籃隊伍是日本和南韓,未來我們的政府如果多重視輪籃,球隊素質和人數必定能提昇,將來台灣要打進殘障亞運前兩名、並賦予參加殘障奧運的資格就不再只是夢想!」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